吐蕃国历史简介,吐蕃国是如何灭亡的

青藏高原吐蕃国野史介绍 吐蕃历任赞普介绍 吐蕃国是哪些灭亡的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7-05-12/ 分类: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历史/读书:
一、噶氏家族的生杀予夺与收缩松赞干布驾鹤归西后,其孙芒松芒赞(《新唐书》作乞黎拔布)继位,国事由大相噶东赞代行,是为噶氏家族专权之始。噶东赞当政期间,抚服边地,规定赋税,区分桂等级,清查户籍,推动了吐蕃社经的前行,政制… 一、噶氏家族的我行我素与衰老

松赞干布与世长辞后,其孙芒松芒赞(《新唐书》作乞黎拔布)继位,国事由大相噶·东赞代行,是为噶氏家族专权之始。噶·东赞当政时期,抚服边地,规定赋税,区分“桂”,“庸”品级,清查户籍,推动了吐蕃社经的上进,政制也日臻完备。噶·东赞
为人沉勇有谋,善机变,用兵有总统,在吐蕃王朝中,声名显赫,是三个有至关心器重要地位的大相。667年,噶·东赞卒,其子钦陵兄弟前后相继执掌王
朝实权。在噶氏家族掌权的50年间,吐蕃王朝的实力又有了十分的大程度的增高,对外不断拓展武力扩充。

图片 1

吐蕃国历史介绍 吐蕃国历史简要介绍 吐蕃历代可汗世袭表

论剑历史网 – www.lishiweb.com/2016-09-17/ 分类: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野史/开卷:
一、噶氏家族的生杀予夺与萎缩松赞干布寿终正寝后,其孙芒松芒赞(《新唐书》作乞黎拔布)继位,国事由大相噶东赞代行,是为噶氏家族专权之始。噶东赞当政时期,抚服边地,规定赋税,区分桂等第,清查户籍,推进了吐蕃社经的向上,政制… 一、噶氏家族的深闭固拒与衰老

松赞干布亡故后,其孙芒松芒赞(《新唐书》作乞黎拔布)继位,国事由大相噶·东赞代行,是为噶氏家族专权之始。噶·东赞当政时期,抚服边地,规定赋税,区分“桂”,“庸”等第,清查户籍,推进了吐蕃社经的前进,政制也日臻完备。噶·东赞
为人沉勇有谋,善机变,用兵有总统,在吐蕃王朝中,声名显赫,是贰个有根本地位的大相。667年,噶·东赞卒,其子钦陵兄弟前后相继执掌王
朝实权。在噶氏家族掌权的50年间,吐蕃王朝的实力又有了十分大程度的增高,对外不断举行武装扩展。

图片 2二、清澈的凉水会盟前的蕃唐、蕃诏关系

吐蕃和东汉以内,原与吐谷
浑、党项、白兰诸部相隔,双方的军力,最先并未有直接接触。松赞干布在向北周请婚在此之前,即曾在吐谷浑部及松州施展武力。松赞干布离世后,噶氏家族专权,
钦陵等人都从事于部队扩大,唐军在大非川溃败后,不仅仅吐谷浑复国的安顿未有,何况使安西四镇变为唐蕃长期斗争的大旨。丁颉蛏芒布结在位初年,“吐蕃尽据羊
同、党项及诸羌之地,东濒凉、松、茂、嶲等州,北濒天竺,西陷龟兹、疏勒等四镇,北抵突厥,地点万余里,诸胡之盛,莫与为比。”此时吐蕃的辖区,已一向与
北魏相连。

三、王朝的没落

1、赤松德赞的功业755年,赤德祖赞为臣下谋害,子赤松德赞(742—797,《新唐书》作娑悉笼腊赞、乞立赞)继赞普位。赤松德赞即位后,首先处死因叛摹颉蝰罪的贵族末氏和
朗氏,籍没其财产,加强王室权力。随即进一步激化奴隶制的统治,继续举行扩展实力的战火,加重对属民的剥削,使绝对阶级之间的争辩更趋尖锐。吐蕃奴隶制社
会自公元8世纪中叶起,已初阶由昌盛走向收缩。

赤松德赞在位时期,吐蕃王朝的职官制度有了进一步的大公无私,设置了九大尚论,即《新唐书》所
记“尚论掣逋突瞿”。告身制度此时更趋完备。据《智者喜筵》记载,告身各等又有高低之分,大相佩大瑟瑟告身,副相和内大相佩小瑟瑟告身,内副相和整事大相
佩大金告身,内小相和副整事佩小金告身,小整事佩银镀金告身,其下军事和政治长官人等,分别佩大小银铜告身,最低一等的铁告身,赐给应战有功的斗士佩带。在军事
制度上,赤松德赞在原始四如的功底上,增置孙波如,五如下共设61东岱。东岱,即千户所,由东本主其事。此时,吐蕃的军事和政治组织越来越健全。其他,通恰(斯拉维尼亚语原意为考查使,汉文学和经济学籍作郎中)一职也是在那有时代出现的,是打下地区的高端官员。在赤松德赞一代,东正教在吐蕃获得了更加大的升华。

东正教自7世纪传入吐蕃后,尽管获得王室的鼎力扶持,但与价值观的本教斗争激烈。赤松德赞年幼即位,贵族那囊氏掌权,那囊氏与信仰本教的重臣极力反对佛教,
王朝宣布禁佛令:驱逐道教僧侣,改大昭寺为屠宰场,将文成公主带往吐蕃的世尊像埋于地下,后又调换成芒宇(今浙江吉隆县内外),还大概有一对古庙饱受摧
毁。赤松德赞成年后,力图发展佛教,在消除了反对佛教的贵族势力后,裁撤了前此揭橥的禁佛命令。请天竺寂护,芙蓉生等人主持兴建了首席剃度僧人出家的佛寺——桑耶寺(在今新疆山南地区扎囊县大渡山东岸。建寺时期诸说不一,差不离应在8世纪后半期)。首批剃度出家的7人,史称“七试人”,都是贵族子弟,是
为阿昌族历史上先是批佛教僧人。

自佛教传播吐蕃后,与本教经历了旷日长久起伏数十遍的诲人不倦。东正教在赤松德赞的用力扶持下稳步得势。为了对抗本教势力,道教徒向赤松德赞提议与本教徒就教义优
劣,进行通晓讨论,以制胜负的建议。赤松德赞接受了这一提议,在敦喀(今海南穷结县境内,一说在墨竹苏丕蒋布才宫前)组织佛教和本教的代表人员实行辩白,
评论甘休后,赤松德赞宣布佛教得到胜利,本教则被剖断为不法的宗派,凡不愿抛弃信仰的本教教徒,都被放流到边远地区,进而加强了东正教在吐蕃社会的优势地
位。

紧接着,道教内部也进展了一场斗争。由于佛教首要自汉地和天竺传入吐蕃,二地僧人分别百折不挠自身的见解:汉僧持“顿悟”之见,天竺僧则看好“渐悟”,相互互不相容,迫使赤松德赞决心以理论化解东正教内部区别观念的努力。批评约自792年至794年间在桑耶寺实行,由赤松德赞亲自监督。最终以汉地伊斯兰教失利宣布批评截止,天竺东正教遂在吐蕃获得独占的合法身份。这一东正教内部的加油,史称“顿渐之争”。

赤松德赞极力发展东正教的因由,一方面是为了王室
集中政治上的权限,削弱贵族和地点豪酋的势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时吐蕃社会的寒酸因素神速加强,导致吐蕃奴隶制度的龃龉日益加剧,平民和奴隶的承担加
重,贫富分裂的偏侧卓绝,被统治阶级的起义事件迭有发生。分明发展东正教,在温度下跌阶级龃龉,抑制世俗贵族的权势方面,起到了积极向上的功用。史实证明;赤松德赞
发展佛教获得了自然的料想效果。2、清澈的凉水会盟

783年,古时候和吐蕃在清澈的凉水(今山东省清水县西北)会盟,重新划定双方边界。唐玄宗光叔于779年沿袭帝位,此时唐蕃两方都有息战求和的心愿。那是清水会盟的历史背景。吐蕃军自长安西退回急忙,又伙同回纥军攻唐。唐将郭子仪在764—765年(唐广德二年至永泰元年),前后相继挫败吐蕃与回纥联军于奉天和泾阳。

767年1十二月,唐蕃再次和盟于长安兴唐寺。先是765年10月,唐蕃于兴唐寺和盟,七月,吐蕃即背盟,联合回纥军攻唐泾阳。767年四月和
盟后,7月,吐蕃又背盟,围攻灵州(今宁夏阿昌族自治区灵武县),游骑至潘原、宜禄(均在今西藏省西乡县国内),郭子仪率重兵在长安以西严备。不久,唐军破
吐蕃军于灵州,二〇一两年,吐蕃军又攻灵州,进逼邠州,又被唐军击退。

779年,南诏王阁罗凤卒,孙异牟寻立。
冬二月,吐蕃军与南诏军汇合10万之众,分兵三路,攻唐剑南道(今山西省剑阁县以南、尼罗河以北,治圣Juan)。此时南诏已化作吐蕃属国,南诏被迫起兵是为着替
吐蕃获得蜀地当做“东府”,俘获的工伎丁颉蛲往吐蕃的省政坛逻娑城(逻些异称,即四平市),何况还要向吐蕃纳岁赋一缣。唐将李晟女士率兵破蕃诏联军于密西西比河外,
联军死八100000人。异牟寻退守羊苴城。吐蕃为了抚慰恰恰即位就在大军上受到挫败的异牟寻,封他为“日东王”。

自吐蕃军占据金奈到清水会盟此前,唐蕃之间处于较长时期的和战不定的地势。明代在军事力量上的弱项,以及诸藩镇拥兵自笔者保护,不听朝廷调动,使吐蕃得以利用机遇,以与唐和盟隐敝其占地掠民的指标。779年七月,唐文宗即帝位四个月后,派太常少卿韦伦入吐蕃,送还战俘500余名。韦伦抵吐蕃时,赤松德赞已获悉剑南蕃诏联军制服,遂热情地招待了韦伦,并说:“作者乃有三恨:不知圣上丧,不比吊,一也;山陵不如赙,二也;不知舅即位,而发兵攻灵州,入扶、文,侵灌
口三也。”

赤松德赞复遣使随韦伦朝唐,德宗李豫再贰遍派韦伦赴吐蕃送还在剑南战争中吐蕃被俘人士。赤松德赞见到韦伦重来蕃地,同等对待复
送还战俘,“欢甚,授馆,作声乐,八日留”,又派其相论钦明思等50余名随韦伦朝唐,献方物。
781年,德宗派遣殿中少监
崔汉衡、判官常鲁出使吐蕃。赤松德赞提议以灵州迤西的贡嘎山划界,双方派员在边防会盟,并须要唐宋派东正教僧侣入蕃讲经,德宗答允了吐蕃的会盟供给,并应吐
蕃之请,派遣高僧良琇、文素去吐蕃,“壹中国人民银行,二周岁一更之”。经唐蕃两头约定,783年6月在清澈的凉水会盟。

清澈的凉水会盟是唐蕃之间
的三次重大会盟。辽朝派陇右上大夫张镒等7人为会盟使,吐蕃以大相尚结赞为会盟使。清水会盟的要害内容是划定双方边界:将莱茵河以北的石夹沟区划作“闲田
”,驻守在闲田内的双方兵将,维持现状,不得相互攻击;双方均未驻防的闲田,也维持现状,“不得新置,并筑城耕种”;亚马逊河以南自六完达山、陇山,沿
瓯江、黑龙江南抵磨些诸蛮划界,以东属唐,以西属吐蕃。会盟后,唐蕃又分别在长安定和煦逻些会盟,目的在于确认清澈的凉水会盟的合法性。不过,干净的水会
盟后赶紧,又发出了辽阳劫盟的事件。

3、天水劫盟

清澈的凉水会盟分明了唐蕃边界后,吐蕃在军队方面包车型客车优势显然地赶上吴国。北魏由
于内讧频繁,对吐蕃一直处在守势。清澈的凉水会盟当年的三月,唐代爆发了“朱泚之乱”,叛臣朱泚攻占长安,德宗出走奉天。吐蕃尚结赞央浼出兵助唐收复
长安。德宗派崔汉衡出使吐蕃,同意吐蕃出兵,西汉“许成功以北庭、伊西与之。”

784年四、八月间,唐蕃合兵击破叛军于武术。此时吐蕃军因气象盛暑,加以疾疫流行,撤兵西去。唐军收复长安。吐蕃军未有涉足通透到底扫平朱泚之乱。清代遂以此为借口,不答应给吐蕃以
北庭、伊西等地,只应许厚给缯帛。尚结赞对古时候食言毁约深表不满,决计报复,并预备乘机除掉唐宋镇守西南地区的三大将领。他感觉“唐之老将,李晟(Li Sheng)与马燧、
浑瑊耳,不去三人,必为小编忧”。产生于787年一月的延安劫盟事件,正是尚结赞报复北魏和准备除掉北周三将的切切实实行动。


蕃于786年一月,越泾、陇、邠、宁等州,进兵至凤翔。李晟(lǐ shèng )击退进犯蕃军,5月,再挫蕃
军于摧沙堡(今宁夏保安族自治区延安县西南)。尚结赞既不断遣使向唐求和,又派兵攻取盐、夏二州。唐睿宗忧郁将帅生事邀功,力主罢兵而与吐蕃和盟。十四月,罢李晟(lǐ shèng )兵权。

新岁十7月,吐蕃又遣使求和,唐将韩游瓌觉察到吐蕃求和的非正常:“吐蕃弱则求盟,强则入
寇,今深入塞内而求盟,此必诈也”,不过德宗如故主和,以至还想一齐吐蕃,共击回纥,答应与吐蕃和盟。德宗命崔澣见尚结赞,尚结赞以归还盐、夏二州,表示
求和“诚意”,还提议请孙吴派浑瑊主盟的要求。隋唐答应派浑瑊为会盟使,崔汉衡为副使。会盟地点几经营商业议,最终决定在石嘴山。

787年小刑十30日,唐蕃会盟于晋城。尚结赞预先埋伏骑兵于盟坛西边,做好劫盟的预备,浑瑊在动身前,李晟女士警告他,本次会盟非比经常,必需严加防御;不过李适却命令浑瑊,不要疑心对方,要代表出会盟的真情。致使浑瑊顾虑太多,莫衷一是。会盟初步前,浑瑊等人应尚结赞之请,入幕更着洋装,此
时,吐蕃伏兵在击鼓的命令下,从四面蜂拥而上,浑瑊觉察后果决地只身从骨子里逃出,乘马突围,明代会盟官员自崔汉衡以下60余名,皆被拘系。这次劫盟突袭事
件,唐军死500余名,被俘1000余名。

尚结赞又乘胜大掠周围诸州县,然后退至清澈的凉水县境内。
广安劫盟事件后,唐献祖深悔坚贞不屈与吐蕃和盟的失误,为尚结
赞求和说项的唐将马燧,也被唐世祖罢免了军权。尚结赞除掉东魏西南三将的计谋终于成功。可是,此后30余年唐蕃之间不能够和盟,直至公元821年(唐长庆元
年、吐蕃彝泰三年)再次和盟。

4、吐蕃与南诏解盟

南诏王异牟寻自779年剑南战争退步后,国势日衰。他既担忧唐宋的进一
步攻击,又悲天悯人吐蕃的蚕食。由于吐蕃连年与唐应战,又想争夺对西域的霸权,而与回鹘、大食为敌,战线拉得过长,以至财源不足,兵力不足。为此,吐蕃加紧了
对本部和属部的剥削,南诏也深受吐蕃统治之苦,由此加重了两岸的争执。
异牟寻之师汉人郑回,极力劝说异牟寻俟机归唐,异牟寻早就对吐蕃不满,经郑回的劝
说,也是有背蕃归唐的主张

788年四月,异牟寻委托东蛮鬼主骠旁、苴梦冲、苴乌星朝唐,转达了异牟寻背蕃归唐的愿望。北宋热情
地应接了骠旁等人,并厚予封赏。一月,吐蕃发兵10万,希图出击西川,同时征调南诏兵协同应战。异牟寻此时虽已有归唐之志,但还不敢公开背叛吐蕃,也出兵
数万人屯于沪北。

唐剑南御史韦皋深知异牟寻心怀犹豫,致书异牟寻,激励她早下背蕃归唐的狠心。但这件事被吐蕃察觉,于是吐蕃
对南诏产生疑虑,加以韦皋派间谍挑拨蕃诏关系,吐蕃责令南诏送大臣之子以作人质,蕃诏关系遂公开恶化。但吐蕃仍未抛弃对南诏的决定,既有引发拉拢,也可能有武
力威迫,目的在于断绝南诏与大顺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