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失去最后筹码竟是因笑曹彰黄胡须,曹植争太子最终失败竟因笑曹彰黄胡须

在《三国志》中并没有相关记载,不过在《后汉书·杨震传附玄孙修传》引《续汉书》有如下文字:

在《三国志·任城王传》记载:

那曹植究竟是因为什么打开司马门呢?

就算是在建安二十四年,曹仁被关羽围困,曹操也考虑过由曹植担任总指挥,率军营救曹仁,想让曹植建立功业。虽然说未必再让曹植担任太子,但是对曹植的喜爱、关心,依然难以磨灭。

于是,空旷的驰道上,充斥着曹植和杨修放肆的笑……或许大醉的曹植没有想到后果,或许清醒的曹植也早就不在乎什么后果……

原来,就在不久之前,曹彰奉命出征,大败北方作乱的少数民族势力。当曹彰从代郡回到魏国都城邺城的时候,曹丕亲自接见了远征归来的弟弟曹彰,并且和一直不大和睦的弟弟倾心交谈。曹丕告诉曹彰,你这次建立大功,父亲命令你去拜见天子,希望你把功劳都让给手下的将领,表现得谦虚一点。曹彰后来果然按照曹丕说的去做了,曹操非常高兴,摸着儿子曹彰的胡须说:“黄须儿,你太了不起了!”

或许,当时,因为曹彰远征归来,由天子出面,举行了大型的庆功宴。曹植和杨修也陪坐其间。可是,当曹操当中夸奖曹彰,当曹植知道曹彰已经和自己的对手曹丕联手,曹植再一次感受到,机会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甚至从此之后已经没有机会了吧!

原来闯入司马门的不只是曹植一个人,还有曹植最好的朋友汉末大才子杨修。两个人喝酒喝得大醉,于是不知不觉从司马门出来,出来的时候还在嘲笑哥哥曹彰。

在《三国志·任城王传》记载:

所谓司马门,一般是指天子之门或诸侯王宫门,一般只有天子或诸侯王本人才能通过,就算是太子也没有资格。在《三国志·陈思王传》中记载:

不服,失落,怨恨,萦绕在心间。曹植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杨修喝得大醉,大醉之后却再也无法在筵席上看那些人夸赞曹彰,于是,带着对父亲曹操的怨恨,带着对曹彰的鄙夷,带着对曹丕的仇视,带着对前途的迷茫,曹植和杨修打开了司马门,纵马奔驰在空无一人的驰道上。

那曹植究竟是因为什么打开司马门呢?

所谓司马门,一般是指天子之门或诸侯王宫门,一般只有天子或诸侯王本人才能通过,就算是太子也没有资格。在《三国志·陈思王传》中记载:

在建安二十二年,曹操正式册立曹植为魏国太子,曹丕和曹植的太子之争暂时告于段落。但是,曹植从此是不是就完全没有机会了呢?

那曹植究竟在嘲笑曹彰什么呢?

在《三国志》中并没有相关记载,不过在《后汉书·杨震传附玄孙修传》引《续汉书》有如下文字:

“人有白修与临淄侯植饮醉共载,从司马门出,谤讪鄢陵侯彰,太祖闻之大怒,故遂收杀之。时年四十五矣。”

那曹植究竟在嘲笑曹彰什么呢?

“建安二十二年封鄢陵侯,二十三年代郡乌丸反以彰为北中郎将……所向皆破乃请服北方悉平……彰自代过邺太子谓彰曰:‘卿新有功,令西见上,宜勿自代,应对常若不足者。’彰到如太子言,归功诸将。太祖喜持彰须曰:‘黄须儿竟大奇也’。”

植尝乘车行驰道中,开司马门出,太祖大怒,公车令坐死。由重诸侯科禁,而植宠日衰。

植尝乘车行驰道中,开司马门出,太祖大怒,公车令坐死。由重诸侯科禁,而植宠日衰。

   
曹操生气,不但是因为曹植竟然无视礼法,擅自打开司马门,更由于曹植嘲笑哥哥曹彰,完全没有一些兄弟情谊。自己喜爱的儿子,竟然是一个无父无兄的冷血动物。

就算是在建安二十四年,曹仁被关羽围困,曹操也考虑过由曹植担任总指挥,率军营救曹仁,想让曹植建立功业。虽然说未必再让曹植担任太子,但是对曹植的喜爱、关心,依然难以磨灭。

或许,当时,因为曹彰远征归来,由天子出面,举行了大型的庆功宴。曹植和杨修也陪坐其间。可是,当曹操当中夸奖曹彰,当曹植知道曹彰已经和自己的对手曹丕联手,曹植再一次感受到,机会一点一点的远离自己,甚至从此之后已经没有机会了吧!

曹操生气,不但是因为曹植竟然无视礼法,擅自打开司马门,更由于曹植嘲笑哥哥曹彰,完全没有一些兄弟情谊。自己喜爱的儿子,竟然是一个无父无兄的冷血动物。

边走曹植边笑,笑的内容就可想而知,父亲曹操刚刚在宴会上称曹彰为黄须儿,黄须儿……父亲和自己的所有兄弟都是黑胡须,唯独曹彰是黄胡须,哈哈,太奇怪了,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在建安二十二年,曹操正式册立曹植为魏国太子,曹丕和曹植的太子之争暂时告于段落。但是,曹植从此是不是就完全没有机会了呢?

曹植曾经乘车打开司马门,走在只有天子或魏王曹操才有资格走的驰道上。曹操非常生气,把掌管宫门警戒的公车令杀死了,以此警戒曹植,从此之后,曹操加强了对自己儿子们的管制,而曹植的恩宠也一天天衰减,彻底丧失了争夺的资格。

原来,就在不久之前,曹彰奉命出征,大败北方作乱的少数民族势力。当曹彰从代郡回到魏国都城邺城的时候,曹丕亲自接见了远征归来的弟弟曹彰,并且和一直不大和睦的弟弟倾心交谈。曹丕告诉曹彰,你这次建立大功,父亲命令你去拜见天子,希望你把功劳都让给手下的将领,表现得谦虚一点。曹彰后来果然按照曹丕说的去做了,曹操非常高兴,摸着儿子曹彰的胡须说:“黄须儿,你太了不起了!”

不服,失落,怨恨,萦绕在心间。曹植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杨修喝得大醉,大醉之后却再也无法在筵席上看那些人夸赞曹彰,于是,带着对父亲曹操的怨恨,带着对曹彰的鄙夷,带着对曹丕的仇视,带着对前途的迷茫,曹植和杨修打开了司马门,纵马奔驰在空无一人的驰道上。

原来闯入司马门的不只是曹植一个人,还有曹植最好的朋友汉末大才子杨修。两个人喝酒喝得大醉,于是不知不觉从司马门出来,出来的时候还在嘲笑哥哥曹彰。

而让曹植失去争夺太子之位最后筹码的,是司马门事件。

而让曹植失去争夺太子之位最后筹码的,是司马门事件。

于是,空旷的驰道上,充斥着曹植和杨修放肆的笑……或许大醉的曹植没有想到后果,或许清醒的曹植也早就不在乎什么后果……

曹植曾经乘车打开司马门,走在只有天子或魏王曹操才有资格走的驰道上。曹操非常生气,把掌管宫门警戒的公车令杀死了,以此警戒曹植,从此之后,曹操加强了对自己儿子们的管制,而曹植的恩宠也一天天衰减,彻底丧失了争夺的资格。

“建安二十二年封鄢陵侯,二十三年代郡乌丸反以彰为北中郎将……所向皆破乃请服北方悉平……彰自代过邺太子谓彰曰:‘卿新有功,令西见上,宜勿自代,应对常若不足者。’彰到如太子言,归功诸将。太祖喜持彰须曰:‘黄须儿竟大奇也’。”

边走曹植边笑,笑的内容就可想而知,父亲曹操刚刚在宴会上称曹彰为黄须儿,黄须儿……父亲和自己的所有兄弟都是黑胡须,唯独曹彰是黄胡须,哈哈,太奇怪了,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人有白修与临淄侯植饮醉共载,从司马门出,谤讪鄢陵侯彰,太祖闻之大怒,故遂收杀之。时年四十五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