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实验室,墓中或存不腐古尸

发布时间: 2014/3/9 0:25:50 被阅览数: 次
图片 1

新华报业网讯
在句容茅山的南京博物院苏南考古工作站,两座明代古墓近日被静静地安放在库房内,它们被严密封存在用糯米汁、蛋清和石灰等搅拌成的浇浆中,这是明代墓葬防腐的常用方法。这两座古墓作为南博考古实验室的首批考古对象,将于下月初被打开。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马永强队长介绍,一般来说,古墓都在现场直接开棺,但其中两座浇浆墓难住了考古人员——它们的封闭性特别好:稍大的古墓,一共分为4层,最外层是砖头,其次是浇浆层,再往里是木椁,最后才是棺。而稍微小一点的古墓,为三层浇浆墓,最里面是棺,中间是椁,最外层是浇浆层。“所谓浇浆墓,就是指中间的浇浆层。它是用糯米汁、蛋清和石灰等搅拌而成,这些古法制作的特殊材料,使得棺椁被封得严严实实,500多年过后,它们的硬度堪比水泥。”

据悉,这两座古墓属于泰兴黄桥镇何氏明代家族墓。南博考古所马永强队长告诉记者,去年12月起,南博和泰州博物馆、泰兴博物馆在黄桥镇清华园房地产工地共勘探出13座墓葬,这些墓葬分为三组,按古代墓葬的昭穆制呈品字排列,目前已发掘的11座墓均属于何氏明代家族墓,已清理人骨19具和一批鎏金耳坠、铜簪、铜耳勺、釉陶罐、釉陶壶、陶罐、铜钱等随葬品。最具特色的随葬品是一种细长形的韩瓶(传说因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的部队用这种陶瓶汲水而得名),一座墓葬中随葬的韩瓶常常有七八只甚至更多。

马永强介绍,他们在局部解剖稍大的浇浆墓时,铁锤砸下只留一个坑,铁镐刨下只留一个印,强度堪比混凝土,防盗和防腐功能都一流。

何氏是黄桥名门望族,据族谱记载,明清两代何氏出了4名进士、10名举人、30名贡生、300名秀才,何氏宗祠目前已被列为省级文保单位,建筑规模为全省宗祠中最大。这些墓葬中保存最好的是张氏墓和何嵩墓。张氏是何峦的继室,是此次发掘中辈份最高的,生于宣德甲寅卒于正德己巳,享年76岁。何峦在族谱中被称作云墅公,曾在四川叙州担任过山西道监察御史,虽然只有正七品,但因掌管监察,并可直接向皇帝报告,因此权力很大。何嵩在族谱中被称作与瞻公,生于宣德戊申死于成化甲辰,曾担任过鸿胪寺主簿,他因儿子何椲显贵,而被追赠为应天府推官。

古墓搬家

张氏墓和何嵩墓就是运至考古工作站的两座浇浆墓。当初在下葬时,在砖砌墓室和椁之间,以及椁与椁之间都灌上浇浆,等墓顶用砖砌封之后再以浇浆封闭。马永强告诉记者,他们在局部解剖张氏墓时,铁锤砸下只留一个坑,铁镐刨下只留一个印,强度堪比混凝土,其防盗防腐功能可见一斑。何嵩墓被施工机械抓破一角,从缺口处望进去,可见黑漆棺木油光发亮,没有任何起翘和皱褶痕迹,就像新的一样。在用起重机整体提取时,长3米、宽近2米的张氏墓重达11吨,何嵩墓的重量也近6吨,和水泥整体浇铸的重量相差无几。

专家还要为古墓做“胃镜”

此次也是南博首次尝试实验室考古。南博考古所所长林留根告诉记者,田野考古中常见的是在考古现场开棺并提取文物,然后再送到实验室进行化验分析和文物保护。这样做的缺点是有机质文物例如丝织品和漆木器等暴露在空气中很快会变色、损坏,纸质文物甚至可能在极短时间内灰飞烟灭,考古时考古人员为了抢时间,往往会忽略掉一些文化现象。而进入实验室,考古和文物保护无缝对接,考古可以像外科手术一样精细进行。拿这两座古墓来说,因为浇浆墓的封闭效果好,墓主人的尸体和衣物很可能保存完好,古代为了防腐还可能使用一些药物和香料,实验室考古可以从容提取并进行化学分析。考古人员最希望的是,时间被凝固了近600年,棺材内的一切都保存完好。这样考古就可以打开一扇历史的窗户,我们可从中了解到一个中下级官员家族的生活状况,并由此一探明中期泰州一带的社会状况。

专家们决定把它们运到南博设在句容的苏南考古工作站内,制定好具体方案后再清理。两座古墓的“体重”都不轻,大的浇浆墓11吨重,小的6吨。在起重机的帮助下,两座500多岁古墓被整体“打包”,然后送到句容。

据了解,南博的考古实验室与文保研究所共同配备了目前国内最先进的文保科技手段,可以采用X光和CT技术对文物内部进行扫描,使考古人员有了“透视眼”,操作前即可胸有成竹;对脆弱的有机质文物,实验室可以在第一时间将其放入充满氮气的储藏箱中,防止氧化;有文物需要清洗时,实验室还备有超声波清洗仪;如需要对文物进行研究和修复,还有立体扫描仪和3D打印机等高科技设备。为了准备3月初的开棺,实验室初步打算在工作站内搭建高度在5米以上的工作间,屋顶带有航车,以保证对大型文物可以方便吊移,工作间内的操作台则至少可以承受15吨的重量,并配以水电、除尘、空调、通风、消防等设施。接下来,考古人员将用内窥镜(类似医院做胃镜和肠镜的设备)对墓葬内部进行观察,再根据观察到的情况制定详细的开棺方案。

目前,南京博物院苏南考古工作站已经建了一个高5米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屋顶有航车,保证对大型文物可以方便吊移。同时,“实验室”内的操作台则至少可以承受15吨的重量。

本报记者王宏伟

为了两座浇浆墓的顺利清理,目前,专家们正在拟方案。而在开棺之前,考古人员将在古墓上,先钻开一个小洞,然后把内窥镜放进去,看看墓葬内大致有什么,之后制定一个详细的开棺方案。

“这就好比给人体做胃镜或者肠镜,先探个大概,然后才好制定更详细的方案。”专家说,内窥镜探测应该就在最近几日内进行。

追问

墓主人是谁?

“七品芝麻官”何嵩

曾在南京当“推官”

马永强介绍说,他们在现场找到了墓志。大的浇浆墓,墓志上写着:“明故何孺人张氏之墓。”通过正文可以得知,墓主名叫张妙广,泰兴人,她的父亲是扬州卫指挥。张妙广生于宣德甲寅年,死于正德己巳年,享年75岁。她的老公何峦,曾在四川叙州担任过山西道监察御史。

而稍小一些的浇浆墓,墓主叫何嵩。何嵩生于宣德戊申年,死于成化甲辰年,享年56岁。何嵩曾被封为儒林院郎,应天府推官。在唐朝、金、元时的推官相当于现在地方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明和清初还兼有审计局长的职能。与张妙广相比,何嵩的辈分要低一些。

墓里有什么?

除了鎏金耳坠外

可能还有不腐古尸

据介绍,何嵩墓曾被施工机械抓破一角,从缺口处望进去,可见黑漆棺木油光发亮,就像新的一样。之前,考古现场曾经出土一批鎏金耳坠、铜簪、铜耳勺、釉陶罐、釉陶壶、铜钱等随葬品。

专家分析,古代为了防腐还可能使用一些药物和香料,墓主人的遗体和衣物很可能保存完好。考古人员希望能了解明朝时中下级官员家族的生活状况,并由此了解明中期泰州一带的社会生活状况。

来源:现代快报 编辑:秋痕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