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众刺杀大唐宰相

武元衡,字伯苍,河南缑氏人,曾祖武载德是武则天的叔伯弟弟。武元衡进士及第,唐德宗很重视他,武元衡做事详密严整,同事们也很钦佩。唐德宗常说,武元衡真有宰相气度。唐顺宗即位,由于身体不太好,所以不怎么处理国家事务,全权委托大臣。唐德宗驾崩,武元衡为仪仗使。监察御史刘禹锡想当仪仗判官,结果武元衡不给,被刘禹锡告了一状,把武元衡的官免了。

刘禹锡就是写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的那位悲催人士,原来他也排挤过别人。唐宪宗即位之后,重新重用武元衡。武元衡做事公平无私,一切按照朝廷法令办事,人们都很称赞他。于是唐宪宗任命他为宰相,对他很礼貌,也很信任。

浙西节度李锜开始请求入朝觐见,后来又说病了不能来,希望等到年底再来,大臣们准备答应他的请求,武元衡说不行。咱们朝廷不是公共厕所,不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果答应了他,那就是把主动权交到他手里。皇帝新登帝位,应该立威。唐宪宗听了他的意见,李锜果然黔驴技穷,看朝廷态度坚决,于是仓促造反被镇压。

武元衡为人简约,持重谨慎,虽淡于接物,但是对人才都能提拔重用。当时淮西军阀吴元济很嚣张,有的大臣要求绥靖,武元衡是坚决的主战派,要求剿灭,结果得罪了一批人。武元衡住在静安里,元和十年六月三日,他一大早要去上班,刚出静安里东门,暗中有人要安保人员把蜡烛灭了,安保人员前去巡逻,暗中射出一箭,射中武元衡肩膀,然后从树林里跳出几个刺客,用刀砍中武元衡左腿,武元衡的保卫人员已经被刺客杀散,刺客拉着武元衡的马东南方向走了十几步,把武元衡的头颅砍去,逃走了。

等到安保人员把大队人马叫来,只见武元衡倒在血泊中,身首异处,刺客早已不知去向。当时正好是上班时间,路上上班的人特别多,巡逻的士兵大声呼喊十多里,喊道宰相被杀了。声音动达朝堂,大家也不知道谁被杀了。

天亮之后,唐宪宗知道了这件事,大为震惊,大哭一场,把早饭都免了,五天内不上班。将朝,出里东门,有暗中叱使灭烛者,导骑诃之,贼射之,中肩。又有匿树阴突出者,以棓击元衡左股。其徒驭已为贼所格奔逸,贼乃持元衡马,东南行十余步害之,批其颅骨怀去。及众呼偕至,持火照之,见元衡已踣于血中,即元衡宅东北隅墙之外。时夜漏未尽,陌上多朝骑及行人,铺卒连呼十余里,皆云贼杀宰相,声达朝堂,百官恟々,未知死者谁也。须臾,元衡马走至,遇人始辨之。既明,有司以元衡遇害闻。上震惊,却朝而坐延英,惋恸者久之,为之再不食,辍朝五日。

武元衡的五言诗写的很好,好事者传之,往往作曲演唱。武元衡在被刺杀的前夜,作了一首很具有诗谶意味的诗,叫作《夏夜作》,诗道:夜久喧暂息,池台惟月明。无因驻清景,日出事还生。

武元衡遇害之前,长安城的小朋友都在玩一个游戏,先是唱道,打麦,麦打,三三三,然后把袖子拢起来原地转一个圈,说道,我的舞跳完了。

解者谓:”打麦”者,打麦时也,农历六月时节是收割麦子的时节;”麦打”者,盖谓暗中突击也;”三三三”,谓六月三日也,三三得六;”舞了也”,谓武元衡之卒也。

自是京师大恐,城门加卫兵,察其出入,物色伺之。其伟状异制、燕赵之音者,多执讯之。后来果然抓到了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