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吴国戒指不仅仅是爱情的证据,戒指就视作聘礼象征两姓之好了

图片 1

捻指环,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君永持玩,循环无终极。

在古代,戒指不止是爱情信物

——《全唐诗.与李章武赠答诗》

戒指在中国传统汉文化中,其最早是宫廷中妃嫔戴在手上用来起区分、辨识作用的一种标记。同时,由于“环”与“还”谐音,戒指作为馈赠,还有期待“早日还乡”之意,也因其“循环无终极”的属性,寄托了情人之间相思无绝期的情愫。随着魏晋南北朝时期民族大融合与对外交流的频繁,佩戴戒指作为一种胡俗,逐渐被汉族人所熟悉,但在魏晋至隋唐期间,戒指往往和鬼魅及灵异事件相关。同时,由于戒指大多以金银或名贵宝石制成,其也往往被作为礼物或赏赐使用。至宋代,戒指开始在民间作为婚姻聘礼的三金之一,直到清代,戒指才在宫廷嫁娶聘礼中正式登场,并在清末民初再次西风东渐之时,被汉族人所接受,成为大众订婚之纪念品。

戒指,其实早在原始社会便已经存在了,如今仍是大多数人偏爱的选择。在这一漫长的发展、演变过程中,中国独有的文化传统使得戒指不单单是一种饰品,还拥有许多特殊的文化内涵。

戒指,又名指环、手记、代指、约指、指鋜等,其在中国起源很早,原始社会就有很多出土。大汶口-龙山文化时期的墓葬中已有骨戒指出土,有的戒指上还嵌有绿松石。在当代,戒指除了装饰的用途,还因其被赋予了爱情与婚姻信物的功能,而成为了所有首饰门类里最为普及的一类。但在中国古代汉文化传统中,戒指却有着很多更为特殊的文化内涵。

1· 宫中妃嫔的标记

1、宫中妃嫔戴在手上用来起区分、辨识作用的标记

图片 2

“戒指”直到元代才有其名称,其原名为“指环”,之所以称为“戒指”,又名“手记”、“代指”,皆是出自其用途本身。郑玄《诗笺》曰:“古后妃群妾,以礼进御,女史书其月日,授之以环,以进退之。生子月辰,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进之,着于左手;既御者着于右手,谓之手记,亦曰指环。”这段话的意思是:古代帝王后宫妃嫔无数,按规定,妃嫔在接受帝王御幸时,都必须经过女史登记,女史事先向妃嫔们发放两种指环,一为金环,一为银环。平常妃嫔一般佩戴银环,其具体又分两种戴法:即将侍奉皇帝的戴在左手,因为左手属阳,侍奉完皇帝的则戴在右手,因为右手属阴。①一旦妃嫔月事来潮或者有了身孕,不能侍奉皇帝,则手戴金环,女史见之则不列其名。因“事无大小,记以成法”②,故名“手记”。简单来说,“手记”就是戴在手上用来起区分、辨识作用的记号。宋代高承《事物纪原》载:“《五经要义》曰:‘古者后妃群妾御于君所,当御者以银环进之,娠则以金环退之,进者着右手,退者着左手。’今有指环,此之遗事也,本三代之制也。”东汉卫宏所撰《汉旧仪》也载:“汉宫人御幸,赐银指环。”《诗笺》为汉代郑玄所着、《毛诗》为先秦着作,这说明至少在中国先秦至汉代这一历史阶段中,戒指的主要用途是宫中妃嫔戴在手上用来起区分、辨识作用的一种标记。

宫中妃嫔的标记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图片 3

看过宫斗剧的都知道,古时宫中妃嫔众多,而妃嫔平时的主要目标无非就是争得帝王宠幸。除了电视剧中表现的绿头牌,其实古人还想出了别的办法,比如:以戴不同戒指来区别,嫔妃是否能被帝王宠幸。

图片 4

汉代郑玄《诗笺》曰:

①《太平御览》引“女史书”曰:“授其环,以进退之。有娠则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进之。进者着于左手,阳也,以当就男,故着左手;右手,阴也,既御而复,故此。女史之职。”

“古后妃群妾,以礼进御,女史书其月日,授之以环,以进退之。生子月辰,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进之,着于左手;既御者着于右手,谓之手记,亦曰指环。”

②《诗•邶风•静女》:“静女其娈,贻我彤管。”汉毛亨传:“古者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史不记过其罪杀之后……群妾以礼御于君所,女史书其日月,授之以环,以进退之。生子月辰则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进之,着于左手;既御着于右手。事无大小,记以成法。”

也就是说按照规定,妃嫔在接受帝王宠幸前,女史会向妃嫔们发放一金一银两种指环。平常妃嫔一般佩戴银环,只是左右手之别:将侍奉皇帝的戴在左手,侍奉完皇帝的戴在右手。一旦妃嫔月事来临或者有了身孕,不能侍奉皇帝,则手戴金环,女史见之则不列其名。

至于“戒指”这个名称,实际上就是源于“手记”这个功能,因戴手记的女子,都是帝王的嫔妃,是身有所属之女子,甚至怀有身孕的女子,因此不仅要禁戒其它男子的追求,甚至要禁戒房事,故名“戒指”,也可写作“戒止”。清顾张思《土风录》卷五载:“戒指乃已幸女子者,……俗亦呼手记。”已幸女子在中国古代一般是指已婚配女子,故此,戴戒指亦有标明已婚身份的功能,这和现代的婚戒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效。明代凌檬初《二刻拍案惊奇》中也有类似的情节,书中女子在给她的情人书信中写道:“徒承往复,未测中心。拟作夜谈,各陈所愿。……先以约指一物为定。言出如金,浮情且戒!如斯而已。”由此可见,“戒”字的含意,还隐喻着戒掉—切朝秦暮楚的心态这样一层含意。

图片 5

2、象征“早日还乡”或“情爱永驻”的馈赠信物

金、银戒指(图片 | 百度图片)

在中国古代,器物往往承载着某种文化意义,是一种不言而喻的表示,即“藏礼于器”,这在先秦时便广泛存在。《荀子•大略》载:“聘人以珪,问士以璧,召人以瑗,绝人以玦,反绝以环。”杨倞注:“古者,臣有罪,待放于境,三年不敢去,与之环则还,与之玦则绝,皆所以见意也。”可见,因“环”与“还”谐音,帝王赐流放之罪臣以玉环则表示其可还乡之意。明代何景明《杂言》也载:“古人奉德则报以佩,恩返则报以环,恩绝则报以玦。”也是此意。《后汉书•袁谭传》亦载:“愿熟详吉凶,以赐环玦。”可见“环”还有吉祥之意。但这里的“环”是否就是指环,文中并没有明说,其也有可能是佩环。但在《北史》中有另一记载:“树初发梁,覩其爱姝玉儿,以金指环与别,树常着之。寄以还梁,表必还之意。”这里则明确说明玉儿是以指环相赠,以期爱人尽早还乡。另清代王初桐辑《奁史》一书引宋代张君房所着《丽情集》云:“崔娘寄张生信有玉指环云:环者还也。”也是此意。因此,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不论是佩环还是指环,作为馈赠之物,皆可昭示还乡之意。

至于“戒指”这个名称,实际上就是源于“手记”这个功能。因戴手记的女子,都是身有所属之女子,因此要禁戒其他男子的追求,故名“戒指”,也可写作“戒止”。

除此之外,指环还因其环属的特性,表示“循环”之意。唐代李景亮所着传奇小说《李章武传》中有这样一个情节:“李章武系事告归长安,殷勤叙别,章武留交颈鸳鸯绮一端……子妇则答白玉指环一双,赠诗曰:念子还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君永持翫,循环无终极。”在这里,指环因其“循环无终极”的属性,表达了情人之间相思无绝期的情愫。

清顾张思《土风录》卷五载:

“戒指乃已幸女子者,……俗亦呼手记。”

已幸女子一般是指已婚女子,戴戒指亦有标明已婚身份的功能,这和现代的婚戒倒是有些异曲同工之效。

2· 赏赐、朝贡之物

因戒指的制作材料多为贵金属玉石,所以也时常会被当作赏赐之物。

图片 6

清代 金镶红蓝宝石戒指 故宫博物院藏

《新唐书》载:

“定安公主,始封太和。下嫁回鹘崇德可汗。会昌三年来归,……诏使劳问系涂,以黠戞斯所献白貂皮、玉指环往赐。”

《重修扬州府志》卷之五十六:

“监生田士英妻周氏,康熙四十六年,仁庙奉,皇太后南巡,道经柳巷,田士英之妻周孺人,年九十,率子妇孙,曾跪接赏金玉戒指二枚。”

图片 7

清代 金镶碧玺米珠戒指 故宫博物院藏

此外,戒指也是古时外国朝贡时常见的贡品之一。如:

清代辑成《宋会要辑稿》载:“唯宋文帝元嘉五年,天竺伽毗黎国王月爱又遣使奉表,献金刚指环、摩勒金环、宝物、赤白鹦鹉各一。”

同书“蕃夷七·历代朝贡”章引《山堂考索》:“是年正月,三佛齐贡……猫儿眼指环、青玛瑙指环、大真珠指环共一十三事。”

3· 作为婚嫁的聘礼

将戒指与婚姻联系在一起,最早见于《晋书·四夷传》。《晋书·四夷传·大宛》载:“其俗娶妇,先以同心指镮为聘。”

这里的“镮”通环,“同心指环”是指一种“铜芯”指环,外镀金或银,取其谐音。

图片 8

明代 蝴蝶玉指环
福建省博物馆藏《奁史》引《番境补遗》云:“牛骂番婚姻,男以银锡约指赠女为定。”

以戒指为聘这一习俗或经中亚作为“胡俗”传入中国,后逐渐被汉人接受。

图片 9

清代 金錾双龙戏珠戒指 故宫博物院藏

到了宋代,戒指已经成为了民间婚姻的聘礼之一。宋代吴自牧《梦粱录》“嫁娶”条载:“且论聘礼,富贵之家当备三金送之,则金钏、金鋜、金帔坠者是也。”

“金鋜”指的便是金戒指。

到了清代,戒指才出现在官方的聘礼清单中。

《清实录》“世祖章皇帝实录”记载:顺治九年八月,定婚娶之制。

“和硕亲王及和硕亲王未分家之子。婚娶,行纳币礼,用……金项圈一、合包一、大簪三枝、小簪三枝、耳坠一副、戒指十枚。”

“世子、多罗郡王及世子、多罗郡王未分家之子。婚娶,行纳币礼……(项圈、合包、簪、耳坠数量同上)戒指八枚。”

“多罗贝勒及多罗贝勒未分家之子。婚娶,行纳币礼……(项圈、合包、簪、耳坠数量同上)戒指六枚。”

可见,戒指在满族的聘礼中,成为了金银首饰中体现身份等级最鲜明的标志。

图片 10

嵌绿松石金戒指 嵌蓝宝石金戒指 南京博物院藏

清末民初,随着西风东渐,戒指在民间作为订婚之纪念物的风俗才开始风行。徐珂编著的《清稗类钞》中对此有明确记载:“大宛娶妇先以同心指环为聘,今乃以为订婚之纪念品,则欧风所渐也。”

4· 寓意还乡、归来

中国传统文化中,器物往往承载着某种文化意义,即“藏礼于器”。戒指还有一种特殊的涵义——还乡、归来。

图片 11

清代 祖母绿戒指 故宫博物院藏

“环”同“还”谐音,有“归来”之意。《荀子·大略》载:“聘人以珪,问士以璧,召人以瑗,绝人以玦,反绝以环。”旁杨倞注:“古者,臣有罪,待放于境,三年不敢去,与之环则还,与之玦则绝,皆所以见意也。”

帝王赐玉环给流放的罪臣有许其还乡之意。明代何景明《杂言》载:“古人奉德则报以佩,恩返则报以环,恩绝则报以玦。”

“环”不仅是期盼着亲人归来,也是对心爱之人早日归来的期盼。

图片 12

清代 白玉蚩尤环
故宫博物院藏《北史》载:“树初发梁,覩其爱姝玉儿,以金指环与别,树常着之。寄以还梁,表必还之意。”

佳人玉儿以指环相赠,以期爱人尽早还乡。另清代王初桐辑《奁史》一书引宋代张君房所著《丽情集》云:“崔娘寄张生信有玉指环云:环者还也。”

也是此意。

图片 13

清代 金镶珍珠翡翠戒指 故宫博物院藏

古往今来,戒指的象征意义颇多,虽然很多已经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然而它作为传情的信物,至今仍在熠熠生辉。

编辑:戚彧卿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