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日报第95期

1、孙立人在求学期间,擅长打篮球。1920年他任清华篮球队队长,1921年入选国家队,并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第五届远东运动会,身高1米85的孙立人当时担任主力后卫。中国队一路过关,将获得了冠军,报纸评论说“中国在篮球场上把东亚病夫扔进了太平洋。”孙因为此战在场上表现出色,动作迅捷,被冠以绰号“飞将军”。

2、孙立人一生四次练兵:第一次在海州训练税警第四团;第二次在1938年贵州的都均训练缉私总队,这是远征军新38师的前身;第三次是在印度的兰姆伽训练远征军驻印的新38师;最后一次是1948年起,在台湾凤山训练退到台澎的国陆军。他练兵时,把中国传统教育和美国军校的教育方式结合起来,制订出了适合自己部队需要的训练制度和方法,形成了一套与国军其他部队不同的训练操典,这被人称为“孙氏操典”。3、孙立人活埋大量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日军,这样的传闻流传甚广。但日本研究学者萨苏在日文的史料中并没有发现指控孙立人杀害战俘的资料,学者章东磐也认为孙立人不会:一是因为孙立人受西方军事教育,又是出身于安徽的书香世家,不会这样;二是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战俘。

检阅新一军4、孙立人英语极为流利,中西学贯通,据说是史迪威最为器重的中国军官。但有趣的是,这位精通英语的中国将军,与史迪威相处,大多时候却是在吵架。有一次麦支队指挥官麦里尔准将问孙立人,说你和乔哪里有这样多的架要吵? 孙立人回答:“如果我不和他讲,他永远不会明白中国人怎样想。”5、1942年4月12日,英军一个师被日军七千多人围困在仁安羌,孙立人的新38师师部此时正驻扎在乔克巴当,其主力已被杜聿明调往前线,孙立人身边只有刘放吾的113团和杨华的特务营。奉罗卓英之命,孙立人带着一团千余人马,赶往仁安羌增援。113团以少击多,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击,歼敌一个大队,解除了七千英军之围,并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军官兵、传教士和新闻记者七千余人。仁安羌之战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孙立人以少胜多,救出近七倍于己的友军的战绩轰动全球。

6、新一军调入东北打内战时,孙立人痛心部队纪律不如日军,他说:“这次我们到海城就更糟得多了,所有以前良好的名誉和光荣的历史,差不多都给这些不肖份子,完全丧失尽了。拆人家的房舍楼板来来当柴烧,再不然就拿人家的东西作为自己的,现在我接到老百姓,告我们的状纸已有好几十件。人家说日本人在这里,虽然很多事情受他们不平等的压迫,但是他们的军队却是很有纪律的,一切规规矩矩。”7、“孙立人案”前夕,蒋介石召见他,蒋第一句话问他近来看什么书?回答:看《南宋史》。蒋说:“那很好,很好。你没有什么,你以后少跟政客们来往。”孙回答说:“是的,我一生最讨厌玩政治和与政客打交道。”蒋随即说:“这次我要把你给孤立起来。你对于训练部队很好,不过打仗不行。”孙立人觉得,蒋的这段话使他啼笑皆非,不知从何说起。

8、晚年孙立人生活很简朴,由于他为官清廉,并无积蓄,幽禁之后又不给薪水,生活十分拮据。若来客人添菜,只有以咸蛋、炒蛋或皮蛋招待,这被家人背后称为“三蛋轰炸”。9、冰心和孙立人于1923年同乘游船到美国,但二人相熟是在二十年后的重庆。两人相见恨晚,相聊甚欢。但因内战、文革,孙立人被软禁,信件往来很少。直到孙立人恢复自由后,冰心写信邀请孙立人回大陆一行,但孙因身体状况而未能成行。在冰心90岁生日时,孙立人发来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贺电。后冰心听说孙去世后,作了如下绝句:风云才略已消磨,其奈尊前百感何。吟到恩仇心事涌,侧身天地我蹉跎。

10、据传,孙立人恢复自由后,民进党多次找他联络,让他出来揭露蒋介石的残暴,都被孙拒绝。以将军而言,并非不在意自己遭遇,而因为蒋是长官,不肯言长官之过。孙去世时,最后一句话有三个版本:医生记录的是——我对得起国家;他的亲属记得是——还我清白;他的部下记得是——我是冤枉的啊。 时人评价,孙立人被囚禁太久,与社会隔绝,别人早已不当回事的一些东西,他还如金科玉律般看得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