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坚如被害就义,清末第一刺客

史坚如
一九零一年三月9日,“反清义士”史坚如被害。孙韶关中度评价史坚如:浩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范例。
史坚如,湖南寿春人,出身官僚富家,是明末抗清捐躯的中华民族硬汉史可法的后生。其“曾祖善长,祖澄,父悠乾,均以儒称”。6岁时,阿爸病故。其母“端严静默,贤而知书”,常鼓舞他们兄弟姐妹好好读书,温婉柔和,世襲诗书人家的理念意识。他自幼体弱多病,默寡言笑,稍长入私塾读书,喜读史书,善作书法和绘画。尤好商量古今成败的原因和整个世界兵家计策,商量西政、西艺、兵法、舆地诸学。崇拜英雄英豪,忧国怜民,深恶痛疾。他自幼目睹民族风险,接触西方的科学知识,逐步产生了新考虑。
1899年步向兴中会,来往于黄河联络会党。1905年泰安首义发生,史坚如在华盛顿响应,筹备炸药六百磅,租费西藏里正德寿后花园左近宅院,发掘卓绝,二月十一日晚引爆炸药,但引线失灵;11月15日史坚如独自再炸,引燃五百磅炸药,因其所开掘的精美与德寿主卧有所偏差,德寿只是被炸药汽浪自床的面上震落受惊。三月13日史坚如赴Hong Kong时,因其叔父告密,被清廷捕快截捕。史坚如被捕后,顶住清廷爪牙的重刑,始终未曾贩卖多个革命党人,最终于一九〇三年二月9日慷慨捐生,时年仅二十六周岁。孙赣州闻讯十一分痛不欲生,称史坚如是继陆皓东其后为共和殉难之第二金牌。扶桑硬汉宫琦滔天陈赞史坚如是神州革命之Smart。一个人小说家写诗赞她:姿首妇人风骨仙,搏浪一击胆如天!

史坚如(1879—1904),福建交州人,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近代民主外交家。出身官僚富家,1899年加盟兴中会,来往于莱茵河联络会党。一九〇一年清远首义发生,史坚如在马尼拉响应,筹备三百磅炸药,策划暗害两广总督德寿。史坚如租售两广总督德寿后庄园周边宅院,开采非凡,1一月八日晚引爆炸药,但引线失灵;1月25日史坚如独自再炸,引燃四百磅炸药,因其所开采的能够与德寿卧房有所偏差,德寿只是被炸药汽浪自床的面上震落受惊。5月一日史坚如赴Hong Kong时,半路被清兵抓获。一九零二年6月9日勇敢殉职。

图片 1

孙岳阳先生中度评价史坚如:“浩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范例”。

决心反清

史坚如(1879—一九零零),台湾幽州人,中国近代民主外交家。1879年降生于在三个官僚富厂商庭。其祖父史澄做过王室的翰林高校编修。其父早丧,史坚如自小体弱多病,少年时赏识浏览古今史册,讲求经世之术,富于理想。新德里是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的南部门户,是最先采纳欧风美雨的地点。史坚如在此地较早地蒙受西方民主自由共和心境的熏陶。他喜读新书,关切国事,观念敏锐,崇尚平等自由,向往民主共和,沉毅真挚,任侠好义。贪墨的王室在丁亥中国和东瀛大战中的小败会同引起的前古未有严重的部族风险,十分大地振作振作了史坚如,激发起他纠正旧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推翻专制、创设共和、振兴中华的精通意愿。每和友人商酌时事政治,他日常愤形于色,说道:“大厦覆矣,孰尸其咎?”“几近些日子华夏,正如成百上千年来破屋,败坏之不足整理,非尽毁而立异之不为功。”其兄史古愚怕他出事,劝她少讲。他都感慨地说:“多言固足贾祸,但国家危辱如此,虽虚生世上,亦有啥益耶?”

1898年(清光绪帝二十四年)秋,史坚如听到新加坡传出的甲申变法战败的新闻。他对迫害维新党人的慈禧充满痛恨,说:“此老妇可杀也!”他与朋友“备述其事,相与叹息,决意推陷廓清之举措”。史坚如确立起反清革命的远志,树定志向做“世界首先等工作人物”。为追求反清革命的道路与救国救民的真谛,寻找同气相求的同志,史坚如先入维也纳一家英国人设置的格致书院学习;后在1899年来到Hong Kong,结识了革命党人陈少白与杨衢云等人,经他们指引,出席了孙马珠海先生领导的兴中会。

图片 2

尽快,史坚如奉兴中会命,赴密西西比河流域考察与联络会党。史坚如挂念其母与其兄长不放心,乃请日本同伙宫崎滔天出面,对其母与兄称携其赴日留学为名,乃“弃慈母而献身革命”。他到东京、杜阿拉等地联络东星帮后,又东渡日本,探访孙邢台,共筹革命大计。他归来迈阿密拜访亲戚,留意的老母发掘到外孙子的行动特别,惊惶她出事,就阻其外出,不让他离开家门半步。史坚如被禁家中,内焦灼急,情急智生,乃佯装颠狂。这下急坏了老妈,请来名医诊疗。名医建议,让史坚如到Hong Kong看病“气郁”之疾。老母无助,只得放行。

1899年冬,史坚如达到香岛后,与陈少白生龙活虎道代表兴中会,与会党首领会谈实现大学一年级块,同盟组成叁个反清革命团体兴汉会。会后,史坚如留在Hong Kong,扶持陈少白创办革命报纸《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早报》,同不日常间主动参与武装起义的预备工作。

图片 3

1902年二月二十日,兴中会首脑孙晋中乘坐法兰西共和国轮船烟狄斯号到达香岛,秘密召集杨衢云、陈少白、邓荫南、史坚如等吉林革命党骨干力量到船上实行武装会议,商量乘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北方大乱、清廷西逃之机,在西藏再度动员武装起义。最终决定,由郑士良赴梅州,在三洲田构建大营,召集会党,举起义旗,得手后向湖南沿海进军;孙威海则坐镇黑龙江必要饷械;另以邓荫楠与史坚如到台南城里边署起义,其目标不是夺取圣地亚哥,而是要在梅州首义发动时牵制住尽大概多的卫队,并集体暗害活动,相机谋杀满清在斯德哥尔摩城的大臣,以资策应。

豁免义务注解: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版权归最先的文章者全部,如有侵袭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大家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