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临终绝笔,我们都误解了的伟人

图片 1

在中国近代史中,有一个人是我们不得不提的,那就是李鸿章,甚至很多历史上都将他和“卖国贼”联系在一起,因为在他手上签订了太多的条约,而这些条约,也造成了近现代中国的分裂和贫弱的局面。

图片 2

图片 3

v

梁启超曾经专门为李鸿章写过传记,并称“敬李之才,惜李之识,而悲李之遇也。”,也就说,李鸿章的才能是绝对一流的,而他所在的时代,却没有办法让他能更好的发挥,却只能是在对外个签订协约时候,成为人记住的悲剧。

而“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了解李鸿章平生的人恐怕对此句感触更深。遥想当年李鸿章进京考试,少年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立志要做一番大事业,在20多岁之时,写过一句类似的诗句,“一万年来谁着史,三千里外觅封侯”。

在八国联军进攻中国之后,对外和谈又落到了李鸿章身上,他又是一个人支撑这个这个残局,最后签订合约时候,甚至被担架给抬去的。当时的奕亲王举着笔半天不敢下手,李鸿章却接过笔来,说,这个千古罪人,就让我来吧。签字之后,一口鲜血吐出来,没有几天就含恨而终。

图片 4

或许,这真的能描绘出,李鸿章真实的内心吧,只是,历史不会给人解释的机会,因为结果,往往是成功者书写,真相,却未必如我们所想。或许,我们真的误解了他!!

而除了这份奏章外,李鸿章还在弥留之际写下了一首遗诗,全文如下:

梁启超对李鸿章的评价

1900年,用我国的干支纪年法算,是庚子年。在这一年,北方义和团运动爆发,并以此为导火线,引来八国联军入侵,肆虐东北华北。此时的李鸿章,因甲午战争及签订《马关条约》之过,被下放去当了两广总督,而因祸得福躲过了战乱。

李鸿章像

图片 5

不管是我们说的甲午战争,还是后面的辛丑条约,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都看到李鸿章在这些事件里面积极努力的协调,甚至为了这个,他还被击伤。据野史记载,《马关条约》签订之时,因为一个激进分子给李鸿章一枪,结果他利用这个机会,为中国减少了将近1个亿的赔偿,这未尝不是国家的功臣。

然而,尽管李鸿章晚年时力图为国尽忠,无奈世界之发展潮流,并非一人可独力改变。甲午之时,大清惨败,日本首相讥笑大清“以李鸿章一人敌日本一国”。李鸿章虽为首辅,却只是一“孤臣”,身边不但没有志同道合者,反而在朝堂中处处掣肘受限,虽身怀宝器,却无处可用。如今海外尘氛未息,自己死后,只能寄希望于国家的有志之士能出来力挽狂澜,再造乾坤了。

图片 6

李鸿章临死前,给远在西安的慈禧和光绪写了份遗奏,十分动情,让那年迈的老太后看了都悲痛欲绝,号啕大哭道:“大局未定,倘有不测,再也没有人分担了。”

其实纵观中国近代史,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李鸿章的境遇,根本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左右的,他也在积极努力,使用自己的各种能力,来支持这个摇摇欲坠的大清王朝。他是一个明白人,也是一个一个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人,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做到一件事,那就是,左右朝廷,因为他一个人对抗不了太多的阻力。

图片 7

李鸿章有一首临终诗:“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海外尘氛犹未息,诸君莫作等闲看。”

但经历了数十年宦海浮沉,国祚兴衰,李鸿章的也从一个不可一世的愣头青小子,变成了一位踽踽独行,充满悲悯情怀的老者。不再有一眼望穿万年的高谈阔论,而更关心三百年来的国步艰辛。由“觅封侯”到“吊民残”,也反映出他的心中从只见自己,到装满了天下。

1900年,用我国的干支纪年法算,是庚子年。在这一年,北方义和团运动爆发,并以此为导火线,引来八国联军入侵,肆虐东北华北。此时的李鸿章,因甲午战争及签订《马关条约》之过,被下放去当…

图片 8

不过,等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慈禧光绪逃到了西安,回过头来要和洋人议和之时,李鸿章这位满朝文武中唯一精通与洋人打交道之人,就无法继续置身事外了。1901年,李鸿章作为清廷的议和全权大臣,到北京与各国使者谈判,并签订了又一份卖国契《辛丑条约》。此次北京之行,也耗尽了这位老臣最后的生命,条约签订后不久,李便油尽灯枯而殁了。

图片 9

梁启超之《李鸿章传》记载,李鸿章签订《辛丑条约》后,“肝疾剧增,时有盛怒,或如病狂”。加之俄人在签约后仍不满足,还试图逼李鸿章将整个东北出卖给俄罗斯,“恫喝催促,于邑难堪”。李鸿章一直到死,都不愿对俄罗斯人松口,临死时泪流如注,“未尝口及家事,唯恨毓贤误国”。

图片 10

自临危受命以来,李鸿章自是马不停蹄,人不离鞍,为了与各国使者斡旋,心力交瘁。而临事方知一死难,更是常人所难体会。旁人遇上难事,顶多不过一死,便可一了百了。李鸿章此刻是代表着大清与列强求和,而非议和。求和者,对方必百般折辱,千般催逼,死对于李鸿章来说算是种解脱。但他心知若无自己多方斡旋,中国必将陷入更加万劫不复的境地,是故一死难求。

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海外尘氛犹未息,诸君莫作等闲看。

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