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蛇来给你取暖,民间神话遗闻蛇神菩萨

两美女出洞了,丁春来躺在山洞里,没意思透了。他只好等待机会,见机行事。

山洞内空气干燥,洞底铺满了一些细碎的石子,蛇菩萨从腰间的小黄包取出硫磺和特制的长匕,将硫磺快速的洒在山洞入口处,“嗥!”感觉越来越近的巨蟒,蛇菩萨不再犹豫,反握长匕,向洞的深处走去。

关键时刻还得靠男人。丁春来率先冷静下来,他对冻得瑟瑟发抖的两美女说:“看来今晚下山是绝对不可能的了,那样太危险!夜晚气温很低,我们先得找一处避风的地方躲起来。等到明天见机行事。跟我走!”

有次老家路经了一伙来这做生意的浙商,他们住在镇上的旅馆,而且领头的商人点名要高价收购黄蛇,在我老家有个传说,黄蛇是药蛇,它吃的都是山中灵果,喝的是山泉,人吃了黄蛇胆可以驱百病,治颠邪。而且黄蛇栖息的地方经常会有山之精华、地之灵宝,蛇洞口常有一种荆科植物,我们那里叫“蛇蜜”,是一种黄褐色的野果,黄蛇很少见,而且抓了黄蛇的人也是会遭报应的,没有人敢去抓,听蛇菩萨说,他的师傅抓了一辈子的蛇也就见过一次黄蛇,而且他师父千叮咛、万嘱咐,附近深山里就只有一条黄蛇,千万不能抓,不然会有无穷大乱。那个时候蛇菩萨还不是蛇菩萨,也只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爬到洞外,丁春来拉着沈露水和林菱子就跑。跑了一段,他一探身从约定的地方取出山本藏的衣物,摁亮了手电筒,颤声说:“快穿衣服!快跑!山洞里有蟒蛇!”

一、山神的传说

丁春来还真是个君子,眼睛老老实实的。两美女放下思想包袱,忘情戏水。

浙商在旅馆呆了近两个月,要收购的山货也齐全了,只是黄蛇依然没有踪迹,领头的人把价格加了一倍,依然没有人把黄蛇带过来,便坐不住了,四处打探捕蛇高手,便找到了蛇菩萨,蛇菩萨本来一听到说要抓黄蛇是闭门谢客的,哪料浙商一下子就跪在了蛇菩萨的家门口,老泪纵横的说:“我家六代单传,老朽老来得子,但是我儿十三岁就犯了半身不遂,只有黄蛇能救他,求蛇菩萨大发慈悲”,便重重地在地上磕起头来,这一跪就是两天两夜,蛇菩萨打开门,看着浙商,重重的叹了口气,可能也是浙商救子心切感动了他,蛇菩萨拿起了他的小黄包和酒壶,而且背上背着一个黑色小包,进山去了,浙商跪在后面,叩头不已。

i个近乎赤裸的男女走到一起,商讨对策。丁春来说:“急也没用。好在这山里看不到人,我们下山吧。等下了山,我豁出去拦辆的士,你们快速地钻到的士里,借司机的手机打朋友的电话,叫他们送钱和衣服过来。”

三、药蛇斗巨蟒

三个人玩得尽兴了,相约上岸,等他们来到各自放衣服和旅游物品的地方,傻了——衣服钱包手机等东西不见了!三个人惊慌失措地寻找着,找不到,他们的东西被人偷走了。

秋日的林间阴凉舒适,而此刻蛇菩萨却是紧握着拳头,微皱眉头地看着已经变得红肿的左手,手心里满是冷汗,独眼眨都不眨地看着山洞出口,“嗥!”,巨蟒一声怒吼,猛地从山洞冲出,“中!”蛇菩萨心中暗喝一声,洞口的锯刀在巨蟒的腹下深深地开了三道口子,鲜血快速的流出,巨蟒此刻已经是彻底疯狂了,一扭身,将锯刀甩出,身上的口子开得更大,腥臭的鲜血将周围染得赤红。蛇菩萨把身子往石头里缩了缩,“巨蟒已是强弩之末,只要等到药蛇的毒一发作,它的死期也就到了!”

沈露水和林菱子忽然明白过来了,这一切都是这人渣一手策划的啊!两美女交换了一下眼色。穿好了衣服,再交换了一下眼色,沈露水抱起丁春来的衣物;林菱子更强悍,顺手把丁春来的齐臀小短裤扒拉下来,再一把推倒丁春来,将小短裤脱下来,拿上战利品,喊一声:“撤!”随即,两人消失在山路上……

蛇菩萨将断臂处包扎好,看着奄奄一息的巨蟒,撑起最后一点力气,捡起锯刀,“咔擦”结果了这独霸山林的“山神”,蛇菩萨手一颤抖,锯刀掉在地下,双眼开始变得模糊,似乎在水雾朦胧间,看见自己可爱的儿子正微笑着向自己跑来,蛇菩萨面带微笑,却是倒了下去。

丁春来之前来过大蜀山,知道山腰处有一泓深潭,深潭附近有个大小合适的小山洞。于是,他策划了此次远足,洗澡、迷路、无意中发现山洞都是策划中的一部分,当然,三个人的衣物被偷走更是重头戏。拿走衣服的是丁春来的一同事,名叫山本十四郎。按照计划,山本会将衣物放在下山的某个地方,等第二天丁春来带两美女下山时,会偶然发现的……

“刺溜”,一声疾响从后面传出,蛇菩萨忙闪身到一旁,独眼充满了杀气的看着不知名的野兽,“吱吱吱”,原来是一只野猴,蛇菩萨松了一口气,“呼”,破空声又从后面传来,“不好”,蛇菩萨躲闪不及,背上的黑包裹已被另一只猴子夺去。蛇菩萨气急败坏,拿起手中的水壶就朝猴子用力的丢去,“吱吱吱”猴子机灵的躲了过去,并和前面那只猴汇合向密林深处跑去。蛇菩萨怒火攻心,不虑其他,也跟着跑进了密林深处。

两美女钻进洞里,可是立刻感到不对劲——山洞太小,三个人蜗居在里面,必须是脸对脸身贴身,每个人喘出的气息都准确无误地喷在别人的脸上。问题的关键是,这三个人几乎是赤身裸体,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如此肌肤相亲,太尴尬了!

“想必,药蛇便是居住在这了”,蛇菩萨小心地向着山洞走去,“吱吱吱”蛇菩萨一转身,发现刚才偷黑包的猴子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而且猴色甚是惊慌,蛇菩萨警惕地看着四周,猛地一阵地动山摇,“嗥”,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传来,一条水桶般粗的斑斓巨蟒腾跃而出,“咔擦”,巨蟒蛇身一卷,一口把猴子的脑袋咬碎了,蛇菩萨的黑包也掉进了水潭里。蛇菩萨猫着腰,转身飞快地躲进了山洞。

夜幕低垂,天色深沉,山路模糊,气温也陡降下来,呼呼的山风示威地低吼着。

蛇菩萨是从十七岁的时候开始抓蛇的,带他的师傅在他十九岁的时候在深山里被蟒蛇吞了,于是他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出师了,他的师门抓蛇靠的是两样功夫,一是特制的香料,擦在身上,就可以避免毒虫咬噬,二是他们的鼻子都经过特别的训练,哪里有蛇,鼻子一翕一合就知道。据说蛇菩萨有一次经过一处人家时,突然在那家门口停了下来,跟那家主人说是屋内有蛇,于是一阵找寻,从茅坑里抓出一条足足有胳膊般粗的竹叶青出来,可把那家主人吓坏了,对蛇菩萨是感激不尽,此后,蛇菩萨的名号也就叫得更加响亮来了。

丁春来不能人洞,当然不甘。他想出了一个主意——装!自己装成受不了寒冷的状态,昏倒在地上,如此一来,沈露水和林菱子会不好意思将他放在洞外的,肯定会把他抱到洞里。

事后,蛇菩萨被前往深山查看的浙商们从山林里救出,抬回家中没过多久也就死了,有人猜测,那个黑包究竟装的是什么,有人说是他儿子和师傅的灵位,也有人说是他师门抓蛇的密宝,有些好事的人更是跳进水潭里寻找,却始终不得而终,只是,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了蛇菩萨这个人。

丁春来在一家日资公司就职,还是个课长。这小子是个人渣,特猥琐。

空气中渐渐地泛起阵阵药香,偌大的山洞内部竟有一个凸起的石台,石台上长有一朵巨大的灵芝,蛇菩萨独眼挣得猛大,这颗灵芝最起码有三百年的年份。灵芝上慵懒的躺着一条通体呈黄、晶莹亮透的小蛇,小蛇的脑袋上有两个肉包包,蛇菩萨独眼微眯,鼻子一翕一合,“想不到,这药蛇本身也带着剧烈的毒性,恐怕是山上最毒的蛇了”,小蛇抬起头来,漫不经心地扫了蛇菩萨一眼又趴了下去。蛇菩萨紧握长匕的左手顿时松了下来,“果然药蛇从不主动伤人,而且,那两个肉包,估计是要化龙了,当务之急是如何除去洞口那条巨蟒,”蛇菩萨一转身,突然听到一阵蚕吃桑叶的沙沙声,药蛇也猛地从灵芝上立起,如临大敌般地看着来路,蛇菩萨一闪身,灵活地躲在了石台后面。

丁春来未婚,想发展两美女中的一个为女朋友,两个当然更好。但事实上是一个都不行,两美女都有男朋友,水泼不进。

二、入山捕药蛇

沈露水羞红了脸,率先挤了出来,林菱子随即也跟了出来。丁春来在洞里喊着:“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思想啊。进来挤挤吧,山洞外气温会越来越低,受不了。”

四、巨蟒之殇

丁春来率先奔到潭边,两美女也跑过来。丁春来对她们说:“城里没有这么清澈的水,要不我们下去游泳?”两美女有点犹豫,这深山老林中,孤男寡女赤膊相见合适吗?

“这该死行瘟的猴子,死哪去了”,蛇菩萨踩着不知腐烂了多少年的落叶,发现阳光已经很难照射进来,蛇菩萨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周边却是静的出奇,别说死猴子的叫声,一点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蛇菩萨越走越是心惊,这林子究竟是要有多大,突然,隐隐听到了“雷声轰鸣”的声音,“呼”,蛇菩萨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独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眼色,“想不到这深山密林中居然有如此人间仙境”,放眼是一道千仞石壁,一道银练落下,激起阵阵白色水雾,让人浑觉身处仙境一般,瀑布下却是一处幽潭,长满了不知名的异草奇花。“这”,蛇菩萨发现瀑布旁居然有一个石洞,蛇菩萨走了几步,独眼突然猛地一缩,“此处,居然有这么大的蛇蜜!”。

事已至此,只好如此,两美女满脸尴尬,双手捂在胸前,点头说,那快下山吧。

民间故事:蛇神菩萨。分享给大家!

“丁春来,怎么又回到这里了?”沈露水带着哭腔问。丁春来也着急起来,说:“这不是来时的路,我也第一次走,谁知道怎么又走回来了?”

在我老家那边有冬日进补一说,人们到了秋冬之际就爱起了吃野味,除了有腿的不吃板凳、有毛的不吃掸子,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被饕餮之徒一网打尽。从养身角度讲,中医历来有“冬不藏精,春必温病”的医训,但是野味吃了进补实在无从考证,然而有段时间,我们那边的人突然爱起了吃蛇,有吃蛇的人,自然就会有抓蛇的人,我们那里有一位抓了一辈子蛇的人,他的真名已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只是大家都叫他蛇菩萨。

丁春来起了坏心思,要好好地揩两美女的油。具体来说就是,丁春来和沈露水、林菱子在山洞里挤在一起,深入的事情不奢望,但有这样香艳的搂抱已经足够了。

蛇菩萨是一个佝偻的老汉,个子不高,五十岁左右,无儿无女,脸上有很多暗黄的斑纹,一双招子只剩下了一只,据说是有一次我们家那边的深山里闹蛇,已经死了好几个人,就有人请他过去除害,蛇菩萨提了一壶酒,带上他的小黄包,三四天后,人们还是没有看到他出山,便以为他也遭遇不测了,就更加不敢去山上了,哪料到第五天他腰间缠着一张巨大的眼镜王蛇皮从深山里出来了,只不过眼睛坏了一只。蛇菩萨性格比较孤僻,很少与人交谈,不过奇怪的是他经常和我的秀才爷爷一起喝酒,于是我在旁边也断断续续地听起了他捕蛇的故事。

可沈露水和林菱子坚决不干,丁春来只好钻了出来,不快地说:“要出来受罪也是我大老爷们的事情啊,你们进洞,我给你们站岗。”

蛇菩萨跑至洞口,迅速从黄包里拿出锯刀,锯刀上布满刀齿,锋利异常,刀齿上暗布血槽,蛇菩萨将折叠好的锯刀排成三排,展开固定在洞口处的地面上,回身看了一眼已经掐晕的黄蛇,一狠心,手起匕落,将黄蛇的脑袋斩下,“扑哧”一股鲜血喷出,稍许溅在蛇菩萨的左臂上,蛇菩萨挖下黄蛇口间的毒囊,蛇身、蛇头塞进黄包内,俯身将黄蛇的毒液细细地抹在锯齿上,“这次,一定要报杀子失师之仇!”蛇菩萨看了一眼水潭,“嗥!”洞内传来一阵怒吼声,“来了”!!蛇菩萨转身躲在石头后面,独眼死死地看着洞口。

丁春来那个沮丧啊,可戏又不能不演下去,只好像留临终遗言似的说:“谢——谢!”

“嗥”蛇菩萨一抬眼,只见一条斑斓巨蟒睁着铜铃般的大眼瞪着药蛇,蛇信时不时闪出,口中的尖牙的唾液滴在灵芝之上,发出“丝丝”的腐蚀声。巨蟒猛地一弯脑袋,向药蛇咬去,药蛇身躯一折,从灵芝上跃下石台,那知巨蟒并不追赶,巨嘴一张,便将灵芝吞下。黄蛇眼睛闪过怒气,快速的在巨蟒周身游动着,晶莹剔透的蛇身泛起阵阵黄色的烟雾,蛇菩萨暗道一身不好,迅速吞下两颗药丸,并撕下衣服包住了口鼻。巨蟒抽身刚想从洞外走去,哪知蛇身一接触到那黄色的雾气便传来阵阵麻痹感,巨蟒甩甩头,张开血盆大口向药蛇咬去,药蛇猛地跃至空中,朝着巨蟒喷出毒液,“斯”巨蟒的身上立马腐蚀出一个血洞出来,巨蟒吃痛,近欲疯狂的攻击药蛇,“蹦”巨蟒蛇尾猛地一扫,将药蛇打翻在地,说时迟,那时快,蛇菩萨拿起手中的长匕猛地向巨蟒的眼睛投去,“嗥,”巨蟒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怒吼声,赫然和蛇菩萨一样,成了独眼,巨蛇一甩蛇尾,石台被击的粉碎,蛇菩萨弯身一滚,掐住黄蛇的七寸,快速向洞口处跑去。

没错,是蟒蛇!

老家多山,山中有数不尽的蛇虫猛兽,据说以前还出过老虎,听老一辈的人讲,在深山里有条成了精的蟒蛇,是山神,山神从不出山,也不伤人,不过谁要是滥杀过度,得罪了山神,便会遭山神惩罚。有次我和隔壁的小六子去山里采蘑菇,当时在密林里看到一个巨大的爬行动物爬过的痕迹,我一下子就吓傻了,还是小六子拉着我赶紧跑回家,后面我爷爷马上告诉了蛇菩萨,蛇菩萨进山后仔细地查看着那个足足有车轱辘大小的爬行痕迹,而且找到了一块足足有巴掌大的鳞片,身子剧烈颤抖了起来“想不到几十年了,它还活着”蛇菩萨那天回来后和我爷爷喝酒,喝高了,突然就哭了起来,一只独眼溢满了浊泪,他说他本来有个儿子的,但是有次他带儿子进山,儿子就被那条蟒蛇给吞了,只留下一件娃娃穿的衣服,蛇菩萨的师傅也是那条蟒蛇给吞的。所以蛇菩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那条蟒蛇给治了。或许也是蛇菩萨造了太多的杀孽,山神才会给他早年丧师、晚年丧子的惩罚。

夜深了,山风呼啸,冷气逼人,倒霉的是,老天爷又开始撒尿了,雨水很大。丁春来大喜,心想如此情况下,两美女会回洞吧?可两个老封建居然不为所动,继续倔强地站在山洞外。丁春来暗骂道:“我看你们能倔到什么时候?有你们认输的时候。”

“嗥!”巨蟒扭动着留着鲜血的身躯,狰狞得朝着蛇菩萨游来,蛇菩萨暗道一声不妙,刚欲起身逃走,便被蛇尾击中,“碰”飞撞到一棵树上,蛇菩萨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蓬”地吐出一口鲜血,巨蟒游走而至,将蛇菩萨卷起,血盆大口一张,欲要咬碎蛇菩萨的脑袋,蛇菩萨正被巨蟒卷的骨骼欲裂,突然看到巨蟒的眼上插着先前留下的长匕,蛇菩萨一咬牙,将已中蛇毒的左臂伸进巨蟒的口中,“咔擦”,“哧”!是响彻山林的人和野兽的嚎叫声。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秋日的山林红枫似火,黄叶如蝶,山中的走兽游虫也都自由自在的捕食、嬉戏,蛇菩萨静静地坐在树墩子上,独眼时不时敏锐地扫着林间的动静,他已经进山十天了,依旧没有看到黄蛇的踪影,蛇菩萨起身,看着远处嶙峋的青山,越加茂密的山林似张牙舞爪的狰狞巨兽等待着走进的食物。“再往深处,就到了它的地盘了。”蛇菩萨自言自语地拿起已经是装满了山泉的葫芦,狠狠的灌了一口。

想到这里,丁春来痛苦地呻吟一声,“咕咚”一声倒下去。洞里的两美女闻声出洞,见丁春来直挺挺地躺在冰凉的山石上,大叫:“丁春来你怎么啦?”丁春来用微弱的声音说:“冷——冷——”两美女惊慌失措地将丁春来拖进洞里,丁春来那个享受啊!

但丁春来的梦想破产了,沈露水和林菱子把他拖到山洞里后,又出了山洞。沈露水还说:“丁春来,你身体不好,安心躺在这里,我们到山洞外堵洞口,给你挡风。”

三个人又昏头昏脑地摸索前进,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又走回到了水潭边!

丁春来看出了她们的心思,道:“不好意思是吧?要不这样,我去水潭那边游,你们在这边游,我保证眼睛不乱看。”说罢,跑到水潭另一端,三下五除二把衣服剥得差不多了,只有一条齐裆小短裤兜在隐私处,“扑通”一声扎进水潭里,大呼小叫:“好爽啊,好爽!”

蟒蛇的“拥抱”

两美女客气了一番,说了谢谢,又说她们待一会儿再出来,让丁春来进去。说罢,钻进洞里抱成一团相互取暖了。

两美女早没了主心骨,跟在丁春来肥硕的屁股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两美女就着微弱的夜色看去,面前有一处山洞,山洞周围有丛生的树木遮风挡雨。她们总算松了一口气。

色狼设奸计

和美女出游

大蜀山里有一种元毒蟒蛇,成年蛇一般有碗口粗细,两人多长。和丁春来热情拥抱的这老兄就是这个头这体格。其实,山洞就是这位兄弟的家,只不过白天里,它外出溜达去了,收获还不小,吃了十只小鸟,十五只老鼠,可谓酒足饭饱。就在刚才,它悄悄地回家了,沈露水和林菱子也没发现。算丁春来命大,要是这位老兄饿着肚子,还不把他吞进肚子里?也算丁春来幸运,要是他不吓昏过去,和这位老兄较劲,老兄还不把他缠死。

丁春来率先进洞,招呼两美女:“快进来,今晚咱们就躲在这里吧。”

下午两点,二三人下山,到山腰处,丁春来一声高呼:“水!”两美女放眼一看,不远处有一泓清澈见底的水潭,乱石横陈,草蔓伸展。

走了一会儿,丁春来大叫一声:“这里有个洞!”

三个家伙像母系社会里的猿人,在山里转悠着,奔突了大约两个小时,他们傻了——又回到水潭边!这就是说,他们迷路了。

果然,大约半个小时后,美女顶不住了。黑暗中,丁春来感觉到一团肉贴紧了他,并抱紧了他。丁春来闭着眼睛享受着。心想,她是沈露水还是林菱子呢?享受着,享受着,丁春来忽然觉得不对头,这美女的皮肤怎么这么粗糙呢?斑块嶙峋的!她的体温怎么这么冷呢?像一块冷飕飕的冰!什么情况呢?丁春来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忽然就盯出面前有两点阴冷的光斑,紧接着,有一条咝咝作响的细条舔舐着丁春来的嘴唇。

蟒——蛇!丁春来无力地喊出一声,吓昏了过去。

丁春来醒了过来,也不管蟒蛇在不在身边,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又癞皮狗一样地倒下去,疯狗一般从山洞里爬出来,边爬边喊:“蛇!蛇!蛇!”

两美女终于动心了,一番商量后,来到树林里,把衣服脱得七七八八,各自只穿着最简约的底裤胸衣,走了出来,下到水里。

写字楼里,美女如云,一个偶然的机会,丁春来认识了沈露水和林菱子。

深山中迷路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蟒蛇来给你取暖

大蜀山没啥名气,即便是当地的山民,也很少有人出人其中。一个暮春的日子,城里一男两女三名“驴友”到此一游。男的叫丁春来,两个美女一个叫沈露水、一个叫林菱子。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两个惊魂未定的美女并没有听见,站在山洞外的丁春来小声地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丁春来为什么骂脏话呢?不是因为现在身处绝境,而是因为不便和美女们抱成一团。事实上,现如今的身处绝境,是丁春来一手炮制出来的。

蟒蛇休息了一会儿,对身边这个肉团有点心烦意乱,便又蜿蜒着硕大的身子出了洞,悄无声息地从沈露水和林菱子的脚边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