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典照旧灰霾,何人在发起

赵法生:《弟子规》,宝典还是雾霾?

1.

弟子规;赵法生;儒教;李毓秀;蒙学

前些日子关于《弟子规》引起了一场争论,针对有不学之人把它奉为“蒙学经典”的说法,已有学者梳理了这部清朝作品的阅读史,证明它最早被注意不过是鸦片战争以后的事,而且并不是作为儿童启蒙教材被接受,相反它的受众更多是一些干完农活的成年人。而《弟子规》在大陆的再度流行,是由于台湾净空法师在大陆的各种讲经和教学活动中对《弟子规》的吹捧。

图片 1

台湾这地方很奇怪,既有非常优秀的学者,也有各色神棍、骗子、老顽固。我读高中时,教语文的班主任为灌输我们更高的道德教育,经常印发些“感动中国”人物,社会成功人士的光荣履历作为我们日常积累的作文素材,其中最令我反感的一位就是台湾忠信高级工商学校校长高震东的演讲词,说他们学校怎样的好,注重培养学生君子人格,其实尽是学生见到老师应该在多少米外鞠躬之类的迂腐道德,并且透露出国家至上的狂热情绪。最后证明这所学校其实是所垃圾学校,这位自称的校长,谎话连篇,没有最基本的诚信道德。

随着民间学习《弟子规》热情的不断高涨,网上有关《弟子规》的争论风波再起。舆论对于这本传统蒙学教材的看法,显现出冰火两重天的两极景观:有人视之为万能宝典,有人则把它比喻为毒害青少年的精神雾霾。这样尖锐的观点对立,好像再一次表明国人已经患上了严重的价值观分裂症,甚至在教导小孩子方面都是如此,以至于某些人士痛心疾首,哀叹人心不古了。其实,观点的分歧并非全是坏事,一个现代国家也不会只允许它的国民对于一本书只能有一种看法,围绕《弟子规》的争论恰恰表明了民族理性的长足进步,这也是近代以来启蒙运动的重要成果。尽管如此,《弟子规》的广受欢迎却不是无疑的。

这位高震东先生所用来培养学生的
道德戒条,主要就借自《弟子规》一类的读本。

《弟子规》何以走红大江南北?《弟子规》是清代康熙年间山西绛州秀才李毓秀(公元1662年至1722年)写的一本蒙学教材,原名《训蒙文》,全文只有1080个字,由于相对较为晚出,它在蒙学教育方面的影响本不及《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更早的蒙学教材。但是,在本世纪初叶以来蔚为大观的这一波传统文化热中,《弟子规》的影响却有超越《三》《百》《千》的声势。《弟子规》的诵读声遍及大江南北,在民间热心人士的推动下,它步入家庭、企业、机关、学校甚至监狱,媒体上屡屡见到有关这本小册子感化了监狱囚犯的报道,甚至一些佛家的代表人物也加入到弘扬《弟子规》的行列中来,成为以佛弘儒的重要推手。不管人们如何看待《弟子规》的走红,它已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化现象,其背后具有深刻的社会历史动因。

2.

近代以降,数千年间维系中国人日用伦常和人生信仰的儒家思想被连根拔起,受到全民大批判,是中国现代历史中的最为重大的事件。这固然是儒家文明面对西方文明挑战屡屡遭遇重大挫折的结果,对于传统文化中不适宜现代转变的成分进行反思清理也完全必要,五四运动由此开出的民主科学路更是意义重大,但是,从近代到文革的反传统也存在一个重要的偏颇:混淆了传统文化中的变与常。

《弟子规》到底讲什么呢?它的开头就是“弟子规,圣人训。首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根据于《论语》中的“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这一段话就是《弟子规》的总纲,以下千字左右的内容全都从此发演。

变与常是传统中国哲学的一对重要范畴,变就是那些传统文化中的时代性的内容,有必要在今天加以变革的成分;常就是常道,如仁、义、礼、智、信五常和礼、义、廉、耻四维等,它们是超越民族和时代的。因此,传统文化中并非全都是过时的东西,其中有的是现代甚至是超现代的,尤其是那些古代圣贤对于宇宙人生大道的根本觉解,那些洞悉本源、直指人心的永恒智慧,值得浮躁功利的现代人反复拜读领会。托克维尔说过,如果过去不再照亮未来,人心将在黑暗中摸索,诚哉斯言!

“冬则温,夏则凊。”冬天要孩子替你暖被窝,夏天让他把席子扇凉,且不说这在今天是否用得着,关键是作为父母,你就好意思吗?“亲所好,力为具,亲所恶,谨为去。”这是要孩子来养你老太爷吗?

《弟子规》总结了儒家数千年来童蒙教育的经验,它主要讲述孩童在家里家外接人、待物、处事和读书的修养、规矩与方法,尤其注重礼仪教化,这正是近代以来被破坏殆尽的传统。当然,它不仅仅适合孩童。在经历的一百多年的反传统运动尤其是文革的扫荡之后,还有哪一个成年人,不管他是大学教授或者位居三公,还能力行甚或听说过这些本来在孩提时代就该学好的人生礼仪呢?家教传统的中断和数代人的礼义缺失才是《弟子规》走红的时代动因。正是由于中国文化的悲剧性命运和一阳来复的特定情势,唤起了时代对于这本小书的注意,也使得它超越于《三》《百》《千》的意义展露无遗。至于有些主张自由主义的朋友完全将其视为封建遗毒,认为它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那是误会。修养和礼仪并不是民主法治的对立物,发达国家的民众大多彬彬有礼。相反,一个不知廉耻的民族是建不成民主法治的。

“事虽小,勿擅为,苟擅为,子道亏。”片面强调“勿擅为”,很容易使孩子谨小慎微,阻碍形成自我意识、独立人格。而且上纲上线到“子道亏”,不是太严厉了吗?

《弟子规》中的有益教诲

“或饮食,或坐走,长者先,幼者后。”“路遇长,疾趋揖,长无言,退恭立。骑下马,乘下车。过犹待,百步余。”小孩子需要懂礼貌,讲规矩是一定的,可是我们要清楚规矩或者说礼貌的作用是使别人感受到我们友好与尊重,同时体现自我的尊严。过分的拘谨和繁琐的规则只会让人感觉虚伪以至厌恶。

《弟子规》系根据孔子在《论语·学而》中的一段话写成:“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这段话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教育理念,它要求青少年首先要学习和实践好孝悌、诚信、仁爱、恭谨、博爱等儒家基本道德,养成君子人格,还有空余时间的话再去学习知识,人格养成优先于知识传授,这与当代的中国教育形成鲜明对比。

“亲有疾,药先尝,昼夜侍,不离床。”父母有病,替他们尝药能尝出什么结果?这种做法不仅是迂腐,简直是愚蠢了。

《弟子规》的主要内容如下:

“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三年之丧,难道还要提倡吗?难道还能提倡吗?儿女对于父母过世的悲伤,应该是从心里发出的,怎么能够做行为上的规定呢?这样规定的结果,一定是造成虚伪的人格。这就是我们传统里伪善的部分,如李敖所说,不如此不能使“吊者大悦”。

第一部分是“入则孝”,主讲孝道。儒家认为仁爱始于家庭,一个有爱心的人是从家庭亲情中培养起来的,一个人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爱却去爱别人,古人谓之“悖德”,其中饱含着古人对于人格养成规律的洞察。该部分讲述了冬温夏清、晨省昏定这类日常事亲礼节,也有“出必告,反必面”这样的注意事项,一直到“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这样的丧祭要求。可谓叮咛反复,谆谆告诫,体现了长辈教化后代的一片苦心。其中个别内容已经不再适应于当代,比如“丧三年,常悲咽,居处变,酒肉绝”,时变世异,要求今人停下工作为父母守丧三年已经不可能,但是,为父母举行庄重的葬礼依然有必要,据说韩国人在父母去世后还可以有两个月的葬亲假期,这便是古为今用的典型例子。孔子一向注重礼要与时更化,礼的形式可以更化,但礼的精神不能丢弃。

除了道德守则外,《弟子规》里还有大量非道德性的行为守则,如“勿践阈,勿跛倚”等,就像某些人以为的蹲在路边吃东西就是没教养一样,这些规定的意义在于使人显得体面,但这些东西又是否会过于琐碎,压抑了孩子的天性呢?

其次是“出则悌”,主要讲如何处好家中同辈兄弟姐妹的关系,以及在家外如何尊敬长辈等。除了父母长辈,家中相处最多的就是兄弟姐妹,兄弟姐妹和睦相处才是孝道:“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兄弟姐妹相争,古人谓之骨肉相残,最伤父母之心。该部分的一些教诲对于今天的孩子依然有益,甚至不可或缺:比如“财物轻,怨何生;言语忍,忿自泯”,要求兄弟姐妹之间重义轻财,不为钱财伤害亲情;说话不要刻薄,以免伤害对方。“事诸父,如事父;事诸兄,如事兄”,要向尊敬父亲那样得尊敬叔叔伯伯,要向友爱亲兄弟一样友爱叔伯兄弟这些教育,这是培养与扩大孩子的爱心。这些教诲,对于孩子的修养做人都十分有益。

父母当然会希望孩子讲规矩,懂礼貌,但同时也希望他们开朗快乐,保持童真,如果一个你的孩子学了《弟子规》后,变得呆板拘谨,几岁的孩子变得像几十岁的成年人一样持重端庄,那就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而《弟子规》所规定的伦理都是单向的,孝是儿子对父母,悌是弟对兄。整篇《弟子规》,只在一处提到“兄则友”,接着讲“弟则恭”,而在《弟子规》作者看来,“恭”比“友”要更加重要。这不能怪《弟子规》的作者,这是中国式伦理思想的传统,在下的人对在上的人要保持深度的服从,在上的人则只需一点更像礼节性的表示。这就是纲常嘛!

我很奇怪这样一篇无聊的千字小文,在精神与思想内容上远远落后于我们挂在学校各处的“中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却可以在21世纪的今天突然走红起来。到底是谁在推动这样一本愚蠢落后的书?

3.

图片 2

净空

《弟子规》背后最有力的推手是净空法师,他和他的弟子们如陈大惠、蔡礼旭等人热衷于推广《弟子规》,净空说,学佛就是学老实,《弟子规》就是教人老实。

他们与台湾儿童读经运动的首倡者王财贵的看法正相反,王财贵认为儿童读经就要读第一流的经典,不懂没关系,熟读百遍,直到能背就好了,《弟子规》、《三字经》等在可读可不读之列。净空一派的观点是要从规矩做起,教会了小孩规矩,使他们懂得了孝悌之道,就不会学会了经典开始轻视父母。

王财贵的儿童读经运动并不符合科学的教育方法,强迫孩子死背艰深的经典,也是不明智的做法,可是王财贵作为新儒家的继承者,始终还是明白孔子的儒学根本的,孔子既讲“仁”,也讲“礼”,但“仁”是根本,只要内心存了“仁”的精神,再加以外在的约束,就能造成成功的道德教育,如果只是拘泥于外在的规矩,反而是迂腐死板,戕害人性的做法。

净空是净土宗的和尚,由和尚来推广儒家的童蒙教材,这对于佛门内部来讲,已经引起了质疑,而对于社会大众来讲,就有更多的问题。我们的“高僧”们,喜欢讲六道轮回,因果报应。因果当然是有的,但真正的因果律就是像和尚们讲的那样吗?他们用超经验的神异现象来说因果,自外于现代文明,这样的“高僧”究竟有几分真货?网上有很多净空讲经的视频,我有一次听到他说章太炎在生的时候曾在东岳大帝手下做判官,他敢这样胡说八道,可见他自己是不信因果的。大家敢信这种人有什么道德修养吗?

4.

此外还有一位中央党校的教授任登第,是二十年代生人,年纪与净空相仿,学问比净空还差之千里。他虽然是二十年代生人,但是并没有认真读过四书五经,连《弟子规》这样的也接触不很多,很年轻就参加革命,解放以后不用讲是不可能沉潜下来去学习研究传统文化的。他说,

“前些年,我上过一个单位老年大学的国学班。这个大学的课程安排是:《易经》、《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庄子》等等。从课程安排到老师讲解看,这显然是在学国学知识。在那里,我们学了两年《易经》,一年《论语》。先生讲,学生听。三年学了两本书,文没有学好,更谈不上力行了。后来,在高人的指导下,我转学《弟子规》,便从这个学校辍学了。”

他既然活到七八十岁,才学到这么一点东西,而且还学不下去,一大把年纪“在高人指导下”去学《弟子规》,就以为摸到中国文化的根了,简直可笑。

我想他讲马恩列毛的东西,或许能根据经典叙述,讲得流畅一点,但对于传统文化,他的理解并不比一般人高明,换句话说,他不仅没有传播弘扬传统文化的资格,反而还是传统文化的传播对象。

5.

在讲《弟子规》的人里,有一位很有名的教授钱文忠,他是季羡林的弟子,在百家讲坛上讲过三字经和弟子规。因为他的名牌大学教授的身份和相对理性的讲解方式,使学习《弟子规》变得更具说服力。

钱文忠对当下的教育提出严厉的批评,认为父母与学习只关注成绩与孩子的身体健康,而忽视了道德教育,同时他又反对快乐教育,认为教育本来有痛苦的成分,所以他提倡运用古代蒙学教材来加强小孩子的道德教育,这也就是他的救弊之方。

以钱文忠的地位,可能对上海等发达地区的名校教育会有很深切的认识,但对于中国更广大地区,尤其二三线乃至四五线城市的教育情况,可能就不太了然了,所以他只看到了“快乐教育”,却没看到更为普遍的情况是我们的学校里完全是“痛苦教育”,而这种痛苦主要来自于我们对成绩的丧心病狂的追逐。

有一点他讲地很对的就是我们道德教育的缺乏,可是他所提倡的道德教育的方法却是错误的,他与所有提倡儿童读经教育的人的共同问题就是对现代教育的隔膜与误解。

我们从蒙台梭利的儿童教育方法中,得到的最宝贵启示是,如何科学把握儿童心理,引导儿童接受知识与道德,而不是把成人的规范一股脑灌输给小孩。

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培养他们对他人痛苦产生一种真挚的同情,假如我们能对别人的痛苦感到深切的同情,就像我们自己遭受这样的痛苦一样,我们才可以做到由内而发的真诚的善,而不是出于规矩与僵硬的道德仪轨的虚伪的善。

蒙台梭利还认为,对儿童的教育对成人世界也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我想我们不能高高在上地认为,我们只是教育儿童,相反,我们应该认识到在我们教育儿童的时候,也在使自己接受一次再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