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发展报告,中非经贸合作迈向高质量发展

报告指出,很多非洲国家投资环境不理想、企业自身存在不足以及全球经济下行给中国企业在非洲发展带来主要挑战。

近年来,中非经贸合作向着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发展。中国连续10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贸易结构持续优化,中国对非洲的非资源类产品进口也显著增加。在贸易合作稳中向好的同时,中非产业投资也实现了深度融合。截至2018年底,中国在非洲设立的各类企业超过了3700家,对非全行业直接投资存量超过460亿美元。

黄皮书指出,近年来,中国企业积极参与非洲基础设施建设、能源矿产合作开发和制造业发展,已形成以建筑业、采矿业、金融业和制造业为主的产业投资格局;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数量和规模不断扩大,投资领域不断扩展,投资主体日趋多元,取得了较好发展成效。

对非合作之路越走越宽

合作;援助;中国;中非;投资;大国;大宗商品;黄皮书;非洲国家;进口

根据组委会通报,本届博览会聚焦贸易、农业、合作园区、基础设施及投融资等领域,举办了14场活动和1场展览展示。中非经贸博览会配套展览在湖南国际会展中心芒果馆举行,展区面积达4万平方米,53个非洲国家和28个省区市独立设展,60多家央企、700多家民企参展,来自非洲各国的特色产品、民俗展示等吸引了不少长沙市民前来观展。高品质的南非红酒、精美绝伦的埃及地毯、醇香的埃塞俄比亚咖啡等在长沙人的朋友圈里“刷屏”。

然而,中国企业在非洲也面临很多问题与挑战,结构性问题和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影响,不利于中国企业在非洲实现互利共赢的可持续发展。其一,非洲投资环境中存在诸多不利因素。包括局部战争与冲突、恐怖主义威胁、政权更迭风险、行政效率低下、法律环境不尽如人意、外汇管制风险、税赋水平高且滥、人力成本不一定低等。其二,中国企业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缺少对投资对象国深入了解、大型项目前期投入不足、相关服务产业投资欠缺、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以及不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等。其三,非洲经济下行引发负面影响。包括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放缓、非洲国家市场需求下降等因素均会给我国能矿、基建、制造业企业在非洲的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其四,西方国家企业加强竞争、制造障碍。体现较为明显的一是在能源矿产开发领域阻止中国企业获得权益;二是不断炮制“中国威胁论”和“新殖民主义”,对中国企业发展造成不利影响。其五,中非经贸合作区发展存在困难。一方面是非洲国家政府政策支持不足、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不够,另一方面入园企业缺乏融资机制和平台,从而影响了园区发展速度和有关企业投资意愿。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非洲是发展中国家最集中的大陆。此次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取得的各项成果充分体现了新时代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加强同非洲国家团结合作的信心和决心,一系列项目和协议的签署也充分表明了中非各界以经贸为桥,携手共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美好意愿,标志着中非经贸合作迈上了新台阶。(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记者 周明阳)

报告精读 | 非洲黄皮书:非洲发展报告(2015~2016)

在中非经贸博览会期间举行的“中国—非洲经贸合作区研讨会”上,钱克明介绍说,经商务部备案的25个在非经贸合作区吸引了超过430家企业入园,累计投资超过66亿美元,雇佣外籍员工4万人,累计上缴东道国各种税费近10亿美元。入驻企业不仅填补了当地产业空白,相当一部分还成了当地的行业龙头企业,带动了东道国的工业经济发展。

报告精读|非洲黄皮书:非洲发展报告(2015~。非洲政治转型困境产生的负面效应必然传导至非洲安全领域,加之全球经济不景气,中东“伊斯兰国”势力向南渗透等多个外部因素共振,非洲暴恐活动呈现新的发展变化,因而非洲和国家社会也集中关注和应对非洲的政治危机和极端暴恐活动。非洲南北区域分布变动呈现“此消彼长”的态势,非洲内部五个区域外资流入变动幅度差异较大,以英国和法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跨国公司继续撤离非洲,发展中国家继续挺进,非洲内部的跨境投资仍占主导,私募基金成为非洲许多大型投资项目的主推因素,外资投资方式以绿地为主。

第一届中非经贸博览会取得了哪些成果?一组数字足以说明:53个非洲国家参会,1600余名外宾,3500余名境内外参展商、采购商和专业观众参会参展;联合国工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10余个国际组织和机构、8家金融机构、150余家一级央企及其子公司、近800家国内行业重点企业代表踊跃参会;14场活动、5大板块展览展示,展会人气火爆,观展人数突破10万人次,非洲商品被“一抢而空”。

未来在非中企发展存在诸多挑战

打造产能合作新平台

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及有关行动计划的确定,给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峰会后双方经贸合作也在扎实推进。针对上述问题,黄皮书也向政府有关部门和企业提出政策建议。对于我国政府而言,推动中国企业在非洲实现更好发展,并实现与对非政治、外交工作的相互促进,是一项系统工程。建议选择重点国家和产业开展产业合作试点,完善
“贴近企业、服务投资”的职能,提升国家海外能源矿产资源获取能力,加强“两优”贷款项目对产业合作的促进作用,推进中国企业在非洲使用人民币交易结算。对于有关企业而言,也应重视解决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实现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建议有关企业考虑将社会责任战略作为走进非洲的首要战略,增强安全风险和商业风险应对能力,循序渐进开展制造业转移,加强大型项目的前期沟通。

佛得角副总理科雷亚表示,为共同建设佛得角圣文森特海洋经济区,佛得角将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提高基础设施质量,努力为外资流入创造有利条件;安哥拉农林部国务秘书表示,安哥拉已经出台新版《投资法》,旨在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贝宁投资署长表示,贝宁政府已经邀请中方专家设计本国改革计划,正与中国投资者协商签署园区投资建设协议,贝宁还修订了《公司法》《投资法》和税收制度等,为园区建设和企业投资提供法律保障。

近年来,境外合作区已经成为中国对非投资的重要依托,成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深化国际产能合作、推动双方合作共赢的重要平台和抓手。境外合作区推动中国对非产业链整合投资加快增长,产业集聚效应逐步显现,助力非洲国家由依赖外部“输血”向自我“造血”转型。

来自东莞的女鞋制造企业华坚集团在埃塞俄比亚投资建设了企业园区,带动埃塞俄比亚制鞋上下游产业协同发展,在当地形成了产业集群;内蒙古鹿王羊绒集团已在马达加斯加建成5家工厂,雇佣当地员工6500名,技术管理人员本土化率已达到80%;传音集团为非洲超过3亿人提供了近4亿部手机;四达集团为30个非洲国家1000万个家庭超过5000万人提供了数字电视服务……近年来,一大批在国内乃至全球处于行业领先水平的中国民营企业在非洲深耕细作,既提高了国际化经营能力,实现了企业发展,又用实际行动支持了非洲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在产业升级、创造税收、带动就业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博览会期间,一批实实在在的经贸成果落地,中非共签署了84项合作文件,涉及非洲安哥拉、科特迪瓦、塞内加尔、坦桑尼亚、乌干达等20多个国家,总额208亿美元,涵盖贸易、投资、基础设施、农业、制造业等领域。

增强地方合作、推进企业合作,是本次博览会的重点和亮点,对非合作正在由过去以国家和大型企业为主,向国家大型企业以及地方政府和中小企业共同参与的格局转变。博览会期间,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表示,中非博览会之所以在湖南举行,很重要的原因是看中了湖南在农产品加工、制造业、可再生能源开发等方面的先进经验。“我们希望通过让博览会落户湖南,进一步加强湖南的优势产能、产业、产品与非洲的合作,共同促进中非经贸合作形成更多、更新的成果。”

眼下,不少非洲工业园区存在投资环境差、当地政府支持力度弱以及开发商能力不足等问题,亟需提质升级。为了吸引更多中国企业前来投资,多个非洲国家纷纷表示,将出台政策创造更好的投资环境。

中非经贸合作取得丰硕成果,中非民营经济领域合作功不可没。中国企业走进非洲,国企更倾向于在建筑业、采矿业等基础建设领域和能源领域大显身手;民企主要投资于制造业和服务业。商务部数据显示,目前民营企业占据了中国对非投资数量和金额的70%以上,已经成为对非投资合作的主力军。

“境外工业园是国际产能合作的有效载体,已经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出海发展的良好平台。”中非民间商会会长、华立集团董事局主席汪力成说,境外工业园“一站式”出海服务,大大提高了中小民营企业走进非洲的信心和决心。境外工业园的产业集聚效应和产业链运营,也有效助力“走出去”企业扎根当地市场,开拓国际市场。

“这充分说明,作为共筑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具体举措,设立中非经贸博览会符合中非人民的共同期待,契合中非经贸合作现实需要,有助于积极探索合作新路径,开辟合作增长点,推动中非经贸合作向高质量发展。”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巡视员罗建军说。

埃塞俄比亚贸工部部长密斯加努·阿加·默奇表示,中非贸易在过去10年间飞速增长,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对非洲国家的直接投资不断增加,埃塞俄比亚近年来吸引外资金额由2011年约6亿美元增加到了2017年将近40亿美元,大多数外国直接投资都直接进入了埃塞俄比亚工业园区。埃塞俄比亚境内很多工业园区已有大量中国企业入驻,在中国企业投资助力下,埃塞俄比亚已实现向非洲和中东国家出口智能手机。

第一届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暨中非经贸合作论坛日前在湖南长沙落下帷幕,这是中国对非合作“八大行动”第一大行动的第一条举措,是推动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实际行动。以支持非洲培育内生增长能力为重点,中国与非洲国家正携手努力,共同推动新时代中非经贸合作向高质量发展。

为地方和企业合作铺路